感恩

推荐列表 站点导航
当前位置:养生 > 疾病预防 > 感恩 >

媒体批李亚鹏 李亚鹏的韧性与梦想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者:名家健康网  发布时间:2017-06-12 13:46:28
媒体批李亚鹏 李亚鹏的韧性与梦想李亚鹏的韧性与梦想  在丽江的一个下午,李亚鹏和助理去一个小院子喝茶,主人不在家,他们便推门而进。老式的木门吱呀一声而开。那一瞬间,他的心突然被电了一下,一个追寻了很多年的念头,破茧而出  2013年12月22日是冬至。李亚鹏选择在这一天隆重宣布自己人生的下一个重要梦想—打造书院文化,推动传统文化在现代生活中的复兴。但命运好像总是喜欢捉弄他。恰好在发布会召开前几天,微博上有网友周筱赟对

  在丽江的一个下午,李亚鹏和助理去一个小院子喝茶,主人不在家,他们便推门而进。老式的木门“吱呀”一声而开。那一瞬间,他的心突然被电了一下,一个追寻了很多年的念头,破茧而出

  2013年12月22日是冬至。李亚鹏选择在这一天隆重宣布自己人生的下一个重要梦想—打造书院文化,推动传统文化在现代生活中的复兴。但命运好像总是喜欢捉弄他。恰好在发布会召开前几天,微博上有网友周筱赟对李亚鹏进行“用公益圈钱”等多项指控。乃至这场发布会的提问环节,好像专门为这些质疑而准备的发布会似的。李亚鹏的淡定应对并未消除记者们因“质疑声音”而产生的种种疑问。相比之下,他的书院梦想反倒成为一件不怎么受人关注的事。

  梦想

  书院多多少少是令现代中国人感到陌生的事物。这也正是李亚鹏向其他人提起自己这个愿望时,对方感到非常吃惊的原因。

  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回忆,一次李亚鹏找到他,希望他关注一下自己的书院公益项目计划,他当时很震惊:“一个刚刚40岁出头,比我小近20岁、还不是学历史的人,为什么会关注这样一个事物?”在了解了李亚鹏做这件事的决心后,王振耀非常看好书院中国对推动传统文化所将具有的意义。值得骄傲和传承的到底是什么?他认为书院中国正在作出积极的探索。

  一年前,当李亚鹏找到对古代园林颇有研究的苏州画家叶放时,叶放也对李亚鹏讲出的关于书院文化的一套战略构想大吃一惊。他同意出任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

  CCTV“实话实说”主持人和晶是第一个加入到书院中国的理事。当李亚鹏邀请她时,她说:你打算做这个事做几年?李亚鹏告诉她:打算做到我死。“这句话把我震惊了。我和李亚鹏都是新疆人,我们新疆人的性格特点是:笨、轴,把事情想透了再做。我相信他说到是会做的。”

  书院中国秘书长赵寂蕙感慨道:“命运是非常奇特的一种存在。”她说,受李亚鹏邀请之初,内心曾经有过纠结,一是于她而言,本已过着自由舒适的生活,不想再承担什么了。二是,由私人企业家发起的公益项目,在中国社会往往都会面临巨大的困难。最后,她的一位老师的一句话启发了她—义大于善。她决定放弃自由舒适的生活,重新奔忙起来。

  李亚鹏何以要用如此巨大的决心,来做一个已经失传的事物?他说:“嫣然天使基金是因为孩子而发心做的一个公益项目。而书院中国则是完完全全自己想要做的一件事情。”

  从18岁走上社会开始,李亚鹏形容,他的前20年是在寻找人生方向,一直到40多岁时,他找到了。那是两年前的一个下午,在云南丽江,他和助理去一个小院子喝茶,主人不在家,他们便推门而进。老式的木门“吱呀”一声而开。那一瞬间,李亚鹏的心突然被电了一下,一个追寻了很多年的念头,破茧而出。他当即告诉助理:我要做中国书院!(后来实际定名为“书院中国”)

  这么多年,他追寻到的内心使命是:要推动中国传统文化在现代生活中的复兴。他认为古代书院文化的一个核心是“雅”,这是已经远离现代中国人的东西。因此他将书院中国的努力方向确定为:雅道统的梳理,雅文化的传播,雅生活推动。

  书院萌芽于秦汉,兴于唐宋,至清末已有上千余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和平台。

  李亚鹏认为,文化和思想的传播首先需要一个“场”,而有千年历史的书院就是中国古代研究和传播文化思想的场所。不仅对传播中华文明、推进世界文明向前发展作出了贡献,还对我国教育、藏书、建筑等文化事业的进步,对民俗民风的培植及伦常观念的养成都起到了巨大作用。

  在他于2013年12月22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前,书院中国事实上已经默默运行了一年多。它于2012年5月经北京市民政局批准成立。机构性质为私募基金会。目前已经开展过数百场免费的传统文化公益活动,内容涉及茶道、花道、香道、古琴、书法、绘画、吟诵、昆曲、手工艺、节日雅聚等传统文化领域,为参与者提供了接触、体验传统文化的机会。迄今已在北京市内支持了惠量书院、然也书院、度一书院、德泮书院等多家公益书院机构以及帝王庙公益讲堂活动等。

  另外,书院中国还支持过古法造纸、笔墨传承等中国传统手工艺,以及中国音乐学院的雅乐研究、雅乐演出。

  质疑

  发布会的最后一个环节是媒体提问。尽管这场发布会是早已安排好日期的一场发布会,但恰好几天前有网友周筱赟通过微博质疑李亚鹏的公益几大问题,迅速卷起一场舆论风波,因此提问环节也像是李亚鹏专门为澄清此次事件而设置的一场发布会似的。

  李亚鹏告诉记者,书院中国与他名下的商业机构—中书控股是完全没关系的两家机构。如果存在关系,也是捐助方与接受捐助方的关系。书院中国第一年的240万运作资金,全部来自李亚鹏的个人捐赠—他的捐款有可能是通过个人账户直接转账,也有可能是通过中书控股转账。具体情况他有些记不清了,需要查询。李亚鹏在发布会上表示,他对他的一些有意捐赠的朋友说:第一年,你们不要动,我先做,我先趟出一个模式的雏形来。“这是我的性格。”

  由于书院中国是一家私募基金会,因此所有善款将来自基金会理事。李亚鹏称,书院中国最初有五位发起理事,最近三个月内又新吸收了三位理事。

  有记者问,中书控股名下也有书院,与书院中国名下的书院是何关系?李亚鹏答复道,中书控股的核心产业是云南丽江雪山艺术小镇,其中有一家酒店名为雪山书院酒店,是商业机构,与书院中国完全无关。

  又有记者问,她有一次去中书控股公司总部,看到里面有一个书院中国的牌子,问是怎么回事。李亚鹏答:书院中国由于要节省成本,并没有设立独立办公室,是借用中书控股集团的办公室办公。他还回忆道:“当初我与和晶,以及‘实话实说’的策划团队一起讨论书院中国的事情时,由于没有办公室,都是到和晶家里去,泡上茶,一队人马,一讨论就是一个下午。”

  成立七年之久的嫣然天然基金,同样没有独立办公室,目前办公室也设在李亚鹏的中书控股公司办公室内。“中书控股每年要为嫣然天使基金承担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的行政办公费用。”

  目前,书院中国共有员工19名,仅有3名从基金会领取薪酬。其余员工的工资都由李亚鹏个人支付。

  在经历了记者们一阵唇枪舌剑的质问后,李亚鹏说:“社会中有些乱象,这正是我们要做书院中国的理由,也是我们书院中国存在的意义。”同时他表示,今天这个发布会的记者提问,离真正应该关注的主题有点远了,他希望大家仍回到正题上提问。

  但是接下来的记者提问,仍紧紧围绕周筱质疑所引出的种种细致问题。当发布会宣布结束时,仍有部分记者因为没机会“问透”而感到愤怒难平。

  对此,李亚鹏只有苦笑面对。如果他不在此次“质疑风波”中被击倒,他的新事业愿景的实现,唯赖韧性。

  韧性

  李亚鹏有率性而为的一面。在一个慈善公益论坛快要结束时,一位被“郭美美事件”困扰的红十字会官员向论坛上的外国嘉宾询问解困之策。那位外国嘉宾的“正解”没给人留下什么印象,但插话提建议的李亚鹏所自称的“我的无厘头的提议”,却立刻成了第二天各大媒体的头条。

  “我们能不能在公益体系内举办个听证会,把郭美美、红基会、媒体都请来,再叫上一帮陪审团,大家来认真地苛刻地质询下这件事?”

  在这个看起来“很傻很天真”的提议里,能看到作为一个实干者,李亚鹏击中要害,希望凭此解决红会诚信危机的一面。当然,这个提议在操作性上近乎不可能。

  在中国做公益的第一拔人面临的环境是:规则很蹩脚,但还得认真努力地遵循规则。一边创新一边探索着试图寻找一条可行的路,去做一件无比正确却总是会让很多人感觉不合时宜的事。

  慈善这件事在中国可不是率性而为就能玩的。这是一个极度考验掌控力的游戏,不仅仅需要挑战规则的勇气,还要有多方博弈的智慧,更需要持续坚韧的耐力,三者缺一不可。在这条迂回曲折的道路上,能够走得既久又远的人,仍然属于凤毛麟角。

  李亚鹏是其一,另一个明星李连杰也是其一。他们在慈善这条路上有很多相似之处,在与这个别扭的环境一边博弈一边前行。但与李连杰的“锐利”不同的是,李亚鹏是“柔韧”的。基于中国政府对民间公募基金会的种种限制,他们在发起慈善基金会时都别无选择地采用了同一种方式,即挂靠在中国红十字会下面作为二级专项基金,名称分别为“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计划”和“中国红十字会嫣然天使基金”,接受中国红十字的管理,并分享红十字会的全国公募权。毫无疑问,这既是一个资源的平台,也是一个被钳制的困境。像所有博弈所面临的状况一样,它挑战着每一个创始者的勇气、智慧和耐心。李连杰最终选择了“亮剑”,从红会裂生出去,在深圳注册了公募基金会。

  相对壹基金,李亚鹏的嫣然天使基金则选择了温和的方式。李亚鹏对此总结说,嫣然的发展准则是“思想创新,行为保守”。这句话估计初听者都会大感诧异,尤其是对并不了解红会挂靠模式的听众。思想创新方面,嫣然这七年应该算得上是探索无止境,从专项手术救助开始,李亚鹏改变了行业规则,利用嫣然整合全球行业资源,试图制定中国的唇腭裂新标准;并引入在美国盛行的团队综合治疗模式,因为后者关注的不止是一项修复手术,而是跟孩子一生相关的身心健康;也是基于此,嫣然从早期的唇腭裂专项基金,拓展到了医疗之外的扶贫、教育等领域,他甚至开展了一些夏令营、艺术、培训等项目,旨在帮助唇腭裂孩子解决心理问题,找到自信,甚至培养他们的领导力;李亚鹏还创建了中国第一家民办非营利性、免费治疗唇腭裂的儿童医院,这在之前完全是一项政策空白;就在最近李亚鹏还在讲,他想要在中国探索一种全新的社会企业模式,他的定义是“不以赢利为单一目的,在实现了企业价值的同时,也实现了社会价值的企业。”

  李亚鹏是一个认真思考的人,如果两个月没见,可能他又会冒出一些新想法。有些人可能想想就罢了,而他还是一个极其认真地把思考变成行动的人。上文提到的嫣然在创新方面的种种探索,对于其他机构来讲,有些可能因为政策空白,还在观望,但李亚鹏这边可能有80%早已经结出了果实。

  这一切可能更多都源于他“强韧”地解决问题的耐心和智慧。他既有理性去判断问题的一面,也有为了解决问题,不惜放下一切身段的一面。对于红会的管控,他坦言层层审批毫无疑问会让效率变低,但“如果没有红会的这个管控过程,我和我的团队必须回答一个问题,我们能否找到一个更强大的系统,使我们远离财务风险?”在没有更明确更安全的解决方案之前,他避免让自己陷进无意义的抱怨里。另一方面,有时候实在太慢了太着急了,他又清楚自己常常需要去红会扮演“踹门”的角色,“不然事情怎么往下推,团队怎么做。”为了儿童医院项目获批,他几次坚持一大早就跑到民政局等着局长来上班—好歹人家也是个名人,一来二去一直不批,估计局长都不好意思了,最后终于扛不住了。

  为到达最终的目的地,李亚鹏将思想创新与行为保守变成嫣然发展的哲学,想来也是在无数次大胆创新、激情冒进又屡屡受挫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吧。回看嫣然这七年,不仅在思想上大胆探索,又能在行动上保持勇往直行不拐大弯,这估计也是得益于李亚鹏在操作手法上的克制与柔韧。既能确定目标,又能大胆探索避免冒进,放低身段使命必达,这种了不起的“知行合一”的智慧令人赞赏。

  假以时间,中国会出现一批了不起的公益机构创造者,就像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他们会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第三方力量,去填补贫富差距、阶层固化、机会不均等给社会带来的巨大伤害。

  李亚鹏,已经成为其中一个。现在,他希望能够走得更远。

  慈传媒《中国慈善家》记者_安必先 伊周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中国慈善家》官方微博@中国慈善家杂志,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



相关热词:

媒体批李亚鹏 李亚鹏的韧性与梦想

2017年06月12日13:46 编辑:名家健康网

  在丽江的一个下午,李亚鹏和助理去一个小院子喝茶,主人不在家,他们便推门而进。老式的木门“吱呀”一声而开。那一瞬间,他的心突然被电了一下,一个追寻了很多年的念头,破茧而出

  2013年12月22日是冬至。李亚鹏选择在这一天隆重宣布自己人生的下一个重要梦想—打造书院文化,推动传统文化在现代生活中的复兴。但命运好像总是喜欢捉弄他。恰好在发布会召开前几天,微博上有网友周筱赟对李亚鹏进行“用公益圈钱”等多项指控。乃至这场发布会的提问环节,好像专门为这些质疑而准备的发布会似的。李亚鹏的淡定应对并未消除记者们因“质疑声音”而产生的种种疑问。相比之下,他的书院梦想反倒成为一件不怎么受人关注的事。

  梦想

  书院多多少少是令现代中国人感到陌生的事物。这也正是李亚鹏向其他人提起自己这个愿望时,对方感到非常吃惊的原因。

  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回忆,一次李亚鹏找到他,希望他关注一下自己的书院公益项目计划,他当时很震惊:“一个刚刚40岁出头,比我小近20岁、还不是学历史的人,为什么会关注这样一个事物?”在了解了李亚鹏做这件事的决心后,王振耀非常看好书院中国对推动传统文化所将具有的意义。值得骄傲和传承的到底是什么?他认为书院中国正在作出积极的探索。

  一年前,当李亚鹏找到对古代园林颇有研究的苏州画家叶放时,叶放也对李亚鹏讲出的关于书院文化的一套战略构想大吃一惊。他同意出任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

  CCTV“实话实说”主持人和晶是第一个加入到书院中国的理事。当李亚鹏邀请她时,她说:你打算做这个事做几年?李亚鹏告诉她:打算做到我死。“这句话把我震惊了。我和李亚鹏都是新疆人,我们新疆人的性格特点是:笨、轴,把事情想透了再做。我相信他说到是会做的。”

  书院中国秘书长赵寂蕙感慨道:“命运是非常奇特的一种存在。”她说,受李亚鹏邀请之初,内心曾经有过纠结,一是于她而言,本已过着自由舒适的生活,不想再承担什么了。二是,由私人企业家发起的公益项目,在中国社会往往都会面临巨大的困难。最后,她的一位老师的一句话启发了她—义大于善。她决定放弃自由舒适的生活,重新奔忙起来。

  李亚鹏何以要用如此巨大的决心,来做一个已经失传的事物?他说:“嫣然天使基金是因为孩子而发心做的一个公益项目。而书院中国则是完完全全自己想要做的一件事情。”

  从18岁走上社会开始,李亚鹏形容,他的前20年是在寻找人生方向,一直到40多岁时,他找到了。那是两年前的一个下午,在云南丽江,他和助理去一个小院子喝茶,主人不在家,他们便推门而进。老式的木门“吱呀”一声而开。那一瞬间,李亚鹏的心突然被电了一下,一个追寻了很多年的念头,破茧而出。他当即告诉助理:我要做中国书院!(后来实际定名为“书院中国”)

  这么多年,他追寻到的内心使命是:要推动中国传统文化在现代生活中的复兴。他认为古代书院文化的一个核心是“雅”,这是已经远离现代中国人的东西。因此他将书院中国的努力方向确定为:雅道统的梳理,雅文化的传播,雅生活推动。

  书院萌芽于秦汉,兴于唐宋,至清末已有上千余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和平台。

  李亚鹏认为,文化和思想的传播首先需要一个“场”,而有千年历史的书院就是中国古代研究和传播文化思想的场所。不仅对传播中华文明、推进世界文明向前发展作出了贡献,还对我国教育、藏书、建筑等文化事业的进步,对民俗民风的培植及伦常观念的养成都起到了巨大作用。

  在他于2013年12月22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前,书院中国事实上已经默默运行了一年多。它于2012年5月经北京市民政局批准成立。机构性质为私募基金会。目前已经开展过数百场免费的传统文化公益活动,内容涉及茶道、花道、香道、古琴、书法、绘画、吟诵、昆曲、手工艺、节日雅聚等传统文化领域,为参与者提供了接触、体验传统文化的机会。迄今已在北京市内支持了惠量书院、然也书院、度一书院、德泮书院等多家公益书院机构以及帝王庙公益讲堂活动等。

  另外,书院中国还支持过古法造纸、笔墨传承等中国传统手工艺,以及中国音乐学院的雅乐研究、雅乐演出。

  质疑

  发布会的最后一个环节是媒体提问。尽管这场发布会是早已安排好日期的一场发布会,但恰好几天前有网友周筱赟通过微博质疑李亚鹏的公益几大问题,迅速卷起一场舆论风波,因此提问环节也像是李亚鹏专门为澄清此次事件而设置的一场发布会似的。

  李亚鹏告诉记者,书院中国与他名下的商业机构—中书控股是完全没关系的两家机构。如果存在关系,也是捐助方与接受捐助方的关系。书院中国第一年的240万运作资金,全部来自李亚鹏的个人捐赠—他的捐款有可能是通过个人账户直接转账,也有可能是通过中书控股转账。具体情况他有些记不清了,需要查询。李亚鹏在发布会上表示,他对他的一些有意捐赠的朋友说:第一年,你们不要动,我先做,我先趟出一个模式的雏形来。“这是我的性格。”

  由于书院中国是一家私募基金会,因此所有善款将来自基金会理事。李亚鹏称,书院中国最初有五位发起理事,最近三个月内又新吸收了三位理事。

  有记者问,中书控股名下也有书院,与书院中国名下的书院是何关系?李亚鹏答复道,中书控股的核心产业是云南丽江雪山艺术小镇,其中有一家酒店名为雪山书院酒店,是商业机构,与书院中国完全无关。

  又有记者问,她有一次去中书控股公司总部,看到里面有一个书院中国的牌子,问是怎么回事。李亚鹏答:书院中国由于要节省成本,并没有设立独立办公室,是借用中书控股集团的办公室办公。他还回忆道:“当初我与和晶,以及‘实话实说’的策划团队一起讨论书院中国的事情时,由于没有办公室,都是到和晶家里去,泡上茶,一队人马,一讨论就是一个下午。”

  成立七年之久的嫣然天然基金,同样没有独立办公室,目前办公室也设在李亚鹏的中书控股公司办公室内。“中书控股每年要为嫣然天使基金承担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的行政办公费用。”

  目前,书院中国共有员工19名,仅有3名从基金会领取薪酬。其余员工的工资都由李亚鹏个人支付。

  在经历了记者们一阵唇枪舌剑的质问后,李亚鹏说:“社会中有些乱象,这正是我们要做书院中国的理由,也是我们书院中国存在的意义。”同时他表示,今天这个发布会的记者提问,离真正应该关注的主题有点远了,他希望大家仍回到正题上提问。

  但是接下来的记者提问,仍紧紧围绕周筱质疑所引出的种种细致问题。当发布会宣布结束时,仍有部分记者因为没机会“问透”而感到愤怒难平。

  对此,李亚鹏只有苦笑面对。如果他不在此次“质疑风波”中被击倒,他的新事业愿景的实现,唯赖韧性。

  韧性

  李亚鹏有率性而为的一面。在一个慈善公益论坛快要结束时,一位被“郭美美事件”困扰的红十字会官员向论坛上的外国嘉宾询问解困之策。那位外国嘉宾的“正解”没给人留下什么印象,但插话提建议的李亚鹏所自称的“我的无厘头的提议”,却立刻成了第二天各大媒体的头条。

  “我们能不能在公益体系内举办个听证会,把郭美美、红基会、媒体都请来,再叫上一帮陪审团,大家来认真地苛刻地质询下这件事?”

  在这个看起来“很傻很天真”的提议里,能看到作为一个实干者,李亚鹏击中要害,希望凭此解决红会诚信危机的一面。当然,这个提议在操作性上近乎不可能。

  在中国做公益的第一拔人面临的环境是:规则很蹩脚,但还得认真努力地遵循规则。一边创新一边探索着试图寻找一条可行的路,去做一件无比正确却总是会让很多人感觉不合时宜的事。

  慈善这件事在中国可不是率性而为就能玩的。这是一个极度考验掌控力的游戏,不仅仅需要挑战规则的勇气,还要有多方博弈的智慧,更需要持续坚韧的耐力,三者缺一不可。在这条迂回曲折的道路上,能够走得既久又远的人,仍然属于凤毛麟角。

  李亚鹏是其一,另一个明星李连杰也是其一。他们在慈善这条路上有很多相似之处,在与这个别扭的环境一边博弈一边前行。但与李连杰的“锐利”不同的是,李亚鹏是“柔韧”的。基于中国政府对民间公募基金会的种种限制,他们在发起慈善基金会时都别无选择地采用了同一种方式,即挂靠在中国红十字会下面作为二级专项基金,名称分别为“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计划”和“中国红十字会嫣然天使基金”,接受中国红十字的管理,并分享红十字会的全国公募权。毫无疑问,这既是一个资源的平台,也是一个被钳制的困境。像所有博弈所面临的状况一样,它挑战着每一个创始者的勇气、智慧和耐心。李连杰最终选择了“亮剑”,从红会裂生出去,在深圳注册了公募基金会。

  相对壹基金,李亚鹏的嫣然天使基金则选择了温和的方式。李亚鹏对此总结说,嫣然的发展准则是“思想创新,行为保守”。这句话估计初听者都会大感诧异,尤其是对并不了解红会挂靠模式的听众。思想创新方面,嫣然这七年应该算得上是探索无止境,从专项手术救助开始,李亚鹏改变了行业规则,利用嫣然整合全球行业资源,试图制定中国的唇腭裂新标准;并引入在美国盛行的团队综合治疗模式,因为后者关注的不止是一项修复手术,而是跟孩子一生相关的身心健康;也是基于此,嫣然从早期的唇腭裂专项基金,拓展到了医疗之外的扶贫、教育等领域,他甚至开展了一些夏令营、艺术、培训等项目,旨在帮助唇腭裂孩子解决心理问题,找到自信,甚至培养他们的领导力;李亚鹏还创建了中国第一家民办非营利性、免费治疗唇腭裂的儿童医院,这在之前完全是一项政策空白;就在最近李亚鹏还在讲,他想要在中国探索一种全新的社会企业模式,他的定义是“不以赢利为单一目的,在实现了企业价值的同时,也实现了社会价值的企业。”

  李亚鹏是一个认真思考的人,如果两个月没见,可能他又会冒出一些新想法。有些人可能想想就罢了,而他还是一个极其认真地把思考变成行动的人。上文提到的嫣然在创新方面的种种探索,对于其他机构来讲,有些可能因为政策空白,还在观望,但李亚鹏这边可能有80%早已经结出了果实。

  这一切可能更多都源于他“强韧”地解决问题的耐心和智慧。他既有理性去判断问题的一面,也有为了解决问题,不惜放下一切身段的一面。对于红会的管控,他坦言层层审批毫无疑问会让效率变低,但“如果没有红会的这个管控过程,我和我的团队必须回答一个问题,我们能否找到一个更强大的系统,使我们远离财务风险?”在没有更明确更安全的解决方案之前,他避免让自己陷进无意义的抱怨里。另一方面,有时候实在太慢了太着急了,他又清楚自己常常需要去红会扮演“踹门”的角色,“不然事情怎么往下推,团队怎么做。”为了儿童医院项目获批,他几次坚持一大早就跑到民政局等着局长来上班—好歹人家也是个名人,一来二去一直不批,估计局长都不好意思了,最后终于扛不住了。

  为到达最终的目的地,李亚鹏将思想创新与行为保守变成嫣然发展的哲学,想来也是在无数次大胆创新、激情冒进又屡屡受挫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吧。回看嫣然这七年,不仅在思想上大胆探索,又能在行动上保持勇往直行不拐大弯,这估计也是得益于李亚鹏在操作手法上的克制与柔韧。既能确定目标,又能大胆探索避免冒进,放低身段使命必达,这种了不起的“知行合一”的智慧令人赞赏。

  假以时间,中国会出现一批了不起的公益机构创造者,就像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他们会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第三方力量,去填补贫富差距、阶层固化、机会不均等给社会带来的巨大伤害。

  李亚鹏,已经成为其中一个。现在,他希望能够走得更远。

  慈传媒《中国慈善家》记者_安必先 伊周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中国慈善家》官方微博@中国慈善家杂志,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



相关文章

风云图片

推荐阅读

返回感恩频道首页
Copyright © www.cq67.com 传奇养生网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Tags | 专题 |
饮食养生 团队 养生文化 养生杂谈 四季养生 风云 疾病预防 视频 运动养生 养生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