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列表 站点导航
当前位置:养生 > 养生文化 > >

佛教界参与慈善事业的几点建议 生命是一种奇迹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者:传奇养生网  发布时间:2016-10-05 10:34:53
佛教界参与慈善事业的几点建议 生命是一种奇迹 生命是一种奇迹当我还是一个年轻的僧人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越南,每个乡村的寺院里都有一口大钟,象欧美各地的教堂一样。无论何时,只要钟声响起,所有的乡民都会停下手头儿的活计,静伫片刻,注意他们的呼吸。
当我还是一个年轻的僧人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越南,每个乡村的寺院里都有一口大钟,象欧美各地的教堂一样。无论何时,只要钟声响起,所有的乡民都会停下手头儿的活计,静伫片刻,注意他们的呼吸。在梅村--我在法国居住的地方,也是同样的情形。每次听到钟声的瞬间,我们就感到我们的心回到了自身,并愉快地体味着自己的呼吸。吸的时候,我们悄声自语:“听呵,听呵……”呼的时候,我们念言:“这美妙的钟声把我带回了我真正的家园。”

我们真正的家只在当下,能活在当下是一种奇迹。奇迹不是在水面上行走,而是此刻漫行于绿茵茵的原野上,欣赏眼前可见的一切宁静与美。宁静无处不在,它包围着我们,浸润着我们,它在外面的世界里,在大自然中,也在我们的肉体和灵魂里。一旦我们学会品味宁静,我们的生命就将得到疗救和改造。这不是一个信仰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我们只要能找到使我们的身心回归当下的方法,就能感受到一切清新和生气勃勃的美妙事物。

去年在纽约乘坐出租车时,我注意到司机的情绪很低落。他没有活在当下,他的心中没有宁静、没有愉悦,没有意识到当他开车时,他在活着这一事实--这一点,从他开车的方式当中体现出来了。我们中的许多人不也是这样吗?我们忙得团团转,但从未全神贯注于手头儿正在做的事情;我们缺乏宁静的心境:我们的身体在这儿,可我们的心却在别处--迷失在过去或未来中,被烦恼、沮丧、希望以及梦想所占据。我们并没有真正地活着,我们象个幽灵。倘若此时我们可爱的孩子跑过来朝我们微笑,我们可能完全视若无睹,而他会失望地从我们身边走开。多么遗憾啊……

在《局外人》这篇小说中,阿尔伯特·加缪描写了一个几天后将被处以死刑的人。他独自坐在单身牢房里,顺着日光,他注意到一小方蓝天。突然间,他感到与生命、与当下的联系是如此紧密,他发誓要放下一切,专注地度过剩下的几天,享受每一刹那。后来的几天他确实这样做了。死刑执行前三个小时,牢房里来了一位牧师,来接受囚犯的忏悔,为他举行临终仪式。但这位囚犯只想一个人呆着。他想尽各种办法,才把那个牧师支走。牧师走后,他自言自语地说:“这个牧师是个活死人”。他看到,想要拯救他的那个人,比他,一个即将被执行死刑的人,更象死人。

我们中的许多人,虽然活着,但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活着,因为我们没能感受到当下的生命。如加缪所言,我们象活死人,在这里我很愿意提供给大家几种简单的练习方法,这些方法能使我们身心合一,体验到当下的生命。第一种方法是注意呼吸,我们人类做此种练习已有三千多年了。当我们吸气时,我们知道我们在吸;呼气时,我们知道我们在呼。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们可以观察到我们周围和内在许多快乐的因素,我们真正能够享受体察呼吸和我们在活着这一事实的乐趣。

我们只有在当下中才能发现生命。我认为我们应当设一个节日来庆祝这一事实。我们有为各种各样重要事件而设的节日:圣诞节、新年、母亲节、父亲节,甚至“地球日”--为什么我们就不能选一天作为节日,来庆祝我们在这一天中能整日愉快地活在当下呢?我想宣布今天为“今日节”,这个节日专门用于亲近大地、天空、树木,以及品味存在于当下中的宁静 。

 

十年前,我在我的茅舍外种了三株美丽的喜马拉雅雪杉。现在,每当我从其中的一棵身边走过时,我都要向它鞠躬,用我的脸颊蹭它的树皮,拥抱它。当我注意着自己的呼吸时,我仰望着它的枝干和美丽的叶子,拥抱树,使我获得了许多宁静和支持。抚摸树,你和树都感到巨大的快乐。树是优美的,结实的,令人神清气爽的。你想拥抱一棵树,它永不会拒绝。树是可信赖的,我甚至曾教过我的学生做拥抱树的练习。


在梅村,我们有一棵美丽的菩提树。每年夏天它给成百上千的人提供清凉与欢乐。几年前,在一场暴风雨中,它的枝桠都折断了,整棵树几乎死掉。当我看到暴风雨后的菩提树时,我差点儿哭出来。我渴望抚摸它,但这抚摸并未给我带来多少欢乐。看到这棵树饱受蹂躏,我决意设法帮助它。幸运的是,我们的朋友斯科特·迈耶尔是个园艺家,他精心地照料它,现在它甚至要比从前更茁壮、更美丽。如果没有这棵树,梅村就将不再是梅村了。任何时候只要可能,我都要抚摸它的皮,并且深深地体会它的存在。

以触摸树的同样方式,我们可以带着感情去触摸自己或他人。我们有时想把一颗钉子钉进木头中,可没有敲着钉子,却砸到了头指头,我们立刻放下锤子去照拂伤指,实施急救,对它给予同情与关注,千方百计地医治它。为了使伤口尽快痊愈,也许我们需要一个大夫或护士来帮忙,但是我们也需要同情和快乐。每逢我们痛苦时,带着感情去体验它,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即使这痛苦是在我们体内--在心、肝、肺中--我们也可以有意识地去体验它。

我们的右手触摸过左手不知有多少次了,但肯定不是有意识的。让我们一起来试验一下:呼吸三次,然后有意识地用你的右手去摸左手。你注意到了吗,当你的左手感受到安慰和爱意时,你的右手同样也感受到了。这种练习对双方都是有益的,不是单单为了一方。当我们看到某人正处于痛苦之中时,如果我们带着同情去抚慰她,她会感受到来自我们的安慰与爱,而我们同样也获得了安慰与爱。当我们自己处于痛苦中时,我们也同样可以这样做。这种方式的抚摸,可使每个人都受益。

最好的触摸方式是有意识的,自觉的。你们知道,下意识的触摸是我们习以为常的。早上洗脸时,你可能触到你的眼睛,但你没有意识到你正在触摸它们,你也许在思考着其它事情。但如果你专注地洗脸的话,意识到你有眼睛能看东西、你的洗脸水来自远方的源泉,洗脸对于你就有了更深的含义。当你触摸到眼睛时,你可以对自己说:“吸--我注意到我的眼睛了;呼--我对我的眼睛微笑……”。

 

我们的眼睛可以使人振作,使人恢复生机,获得宁静。我们在错误的东西上,倾注了那么多的注意力,为什么不能注意一下精彩的和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呢?我们极少抽出时间来关注我们的眼睛。如果我们有意识地用手去摸眼睛,就会注意到我们的眼睛是无价的珍宝,是我们幸福的源泉之一。那些丧失视力的人觉得,如果他们象我们一样看得见,那他就已经在天堂里了。而我们只需张开眼睛,就可以看见形形色色的事物:蓝天,优美的山峦,树木、云朵、河流、孩童,蝴蝶……仅仅坐在这里欣赏这些色彩和形状,我们就能感到极大的愉快。 “看”,是一个奇迹,是我们感到愉快的条件之一。然而大多数时候我们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天堂里。当我们练习吸气、注意到我们的眼睛时,呼气、对我们的眼睛微笑时,我们体会到了真正的宁静和愉悦。

心脏的练习是一样的。“吸气,我注意到我的心脏了;呼气,我对我的心脏微笑”。这样练习几次以后,我们就会意识到,为了维持我们的生命,心脏多年来一直日夜不停地辛苦工作。它每天不间断地吐纳数千加仑的血液--甚至当我们睡觉时,它还继续工作着,为我们带来舒适与宁静。我们的心脏是宁静和愉快的要素之一,但是我们却不去体味或欣赏它。我们只注意那些使我们痛苦的事物,而且因而为这一点,我们的心脏承受着来自我们的种种焦虑情绪,各种强烈感情以及饮食方面的压力。上述情形侵蚀了我们的宁静和欢愉。当我们练习吸气、注意心脏,呼气、对心脏微笑时,我们的心情就会变得豁然开朗。我们如此清晰地看见了我们的心脏。当我们对心脏微笑时,我们就是在有意识地对它进行按摩。如果我们知道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该喝什么,不该喝什么,以及应当避免哪些焦虑和失望情绪,我们就可以使心脏保持健康。


在梅村,我们有一棵美丽的菩提树。每年夏天它给成百上千的人提供清凉与欢乐。几年前,在一场暴风雨中,它的枝桠都折断了,整棵树几乎死掉。当我看到暴风雨后的菩提树时,我差点儿哭出来。我渴望抚摸它,但这抚摸并未给我带来多少欢乐。看到这棵树饱受蹂躏,我决意设法帮助它。幸运的是,我们的朋友斯科特·迈耶尔是个园艺家,他精心地照料它,现在它甚至要比从前更茁壮、更美丽。如果没有这棵树,梅村就将不再是梅村了。任何时候只要可能,我都要抚摸它的皮,并且深深地体会它的存在。

以触摸树的同样方式,我们可以带着感情去触摸自己或他人。我们有时想把一颗钉子钉进木头中,可没有敲着钉子,却砸到了头指头,我们立刻放下锤子去照拂伤指,实施急救,对它给予同情与关注,千方百计地医治它。为了使伤口尽快痊愈,也许我们需要一个大夫或护士来帮忙,但是我们也需要同情和快乐。每逢我们痛苦时,带着感情去体验它,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即使这痛苦是在我们体内--在心、肝、肺中--我们也可以有意识地去体验它。

我们的右手触摸过左手不知有多少次了,但肯定不是有意识的。让我们一起来试验一下:呼吸三次,然后有意识地用你的右手去摸左手。你注意到了吗,当你的左手感受到安慰和爱意时,你的右手同样也感受到了。这种练习对双方都是有益的,不是单单为了一方。当我们看到某人正处于痛苦之中时,如果我们带着同情去抚慰她,她会感受到来自我们的安慰与爱,而我们同样也获得了安慰与爱。当我们自己处于痛苦中时,我们也同样可以这样做。这种方式的抚摸,可使每个人都受益。

最好的触摸方式是有意识的,自觉的。你们知道,下意识的触摸是我们习以为常的。早上洗脸时,你可能触到你的眼睛,但你没有意识到你正在触摸它们,你也许在思考着其它事情。但如果你专注地洗脸的话,意识到你有眼睛能看东西、你的洗脸水来自远方的源泉,洗脸对于你就有了更深的含义。当你触摸到眼睛时,你可以对自己说:“吸--我注意到我的眼睛了;呼--我对我的眼睛微笑……”。

 

我们的眼睛可以使人振作,使人恢复生机,获得宁静。我们在错误的东西上,倾注了那么多的注意力,为什么不能注意一下精彩的和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呢?我们极少抽出时间来关注我们的眼睛。如果我们有意识地用手去摸眼睛,就会注意到我们的眼睛是无价的珍宝,是我们幸福的源泉之一。那些丧失视力的人觉得,如果他们象我们一样看得见,那他就已经在天堂里了。而我们只需张开眼睛,就可以看见形形色色的事物:蓝天,优美的山峦,树木、云朵、河流、孩童,蝴蝶……仅仅坐在这里欣赏这些色彩和形状,我们就能感到极大的愉快。 “看”,是一个奇迹,是我们感到愉快的条件之一。然而大多数时候我们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天堂里。当我们练习吸气、注意到我们的眼睛时,呼气、对我们的眼睛微笑时,我们体会到了真正的宁静和愉悦。

心脏的练习是一样的。“吸气,我注意到我的心脏了;呼气,我对我的心脏微笑”。这样练习几次以后,我们就会意识到,为了维持我们的生命,心脏多年来一直日夜不停地辛苦工作。它每天不间断地吐纳数千加仑的血液--甚至当我们睡觉时,它还继续工作着,为我们带来舒适与宁静。我们的心脏是宁静和愉快的要素之一,但是我们却不去体味或欣赏它。我们只注意那些使我们痛苦的事物,而且因而为这一点,我们的心脏承受着来自我们的种种焦虑情绪,各种强烈感情以及饮食方面的压力。上述情形侵蚀了我们的宁静和欢愉。当我们练习吸气、注意心脏,呼气、对心脏微笑时,我们的心情就会变得豁然开朗。我们如此清晰地看见了我们的心脏。当我们对心脏微笑时,我们就是在有意识地对它进行按摩。如果我们知道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该喝什么,不该喝什么,以及应当避免哪些焦虑和失望情绪,我们就可以使心脏保持健康。


加快我国慈善事业发展,不仅是全社会的重要任务,也是佛教界人士的光荣使命和历史责任。在此,对于佛教界参与慈善事业提出几点建议:

一是以更积极、开明的态度和更宽广的胸怀,大胆吸收现代科学、技术和人类文化成果,积极采用现代慈善理念和做法,在参与和支持慈善事业的过程中,完善、提高佛教的理论和实践。当前,佛教界在总体发展规范、有序的情况下,也出现了一些急需要克服的弊端,譬如,以追求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商业化趋势,视佛家圣地为获取巨额利润的平台,甚至少数地方把巨额的商业利益作为增加个人和团体利益的手段;以追求名利为目的的官僚化趋势,把行政级别和社会地位作为努力的方向;以追求个人享受为目的的粗俗化趋势,把个人生活舒适和享受作为生活目标。这些现象尽管很少,但如同“毒奶粉”事件一样,在高度透明和国际化程度快速提高的新的时代,这些趋势会极大地影响佛教界的形象,甚至关系到整个行业的生存和发展。

二是加强协调与沟通,积极融入现代慈善事业发展的体系和活动中,并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我国佛教界从事慈善事业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光荣的传统,目前需要与其他慈善组织开展交流合作。我们倡导佛教界人士同国内慈善界共同行动起来,加强行业联合,共同开展慈善应急救助等行动,首先把应对社会出现的各类特殊困难对象的需求,作为协调合作的工作内容,共同搭建起“有求必应”的工作平台。

三是要注意提高慈善工作的透明度和规范性。要及时公开慈善捐助和救助的活动情况,特别是捐赠资金的使用情况,与捐赠人及时沟通和反馈,与社会公众形成良性互动。南普陀寺在慈善工作中加强信息公开、透明的做法,不仅符合现代慈善事业发展的要求,也值得其他机构和人士的学习。

四是要注意培养一支懂管理、会运营、熟悉现代慈善工作的专业人才,提高现代慈善管理能力。

今后,我们期待与慈善界的各个机构和人士紧密合作,更热切希望与佛教界在内的整个宗教界人士加强合作,共同促进我国慈善事业快速、健康发展!

相关热词:慈善 生命

佛教界参与慈善事业的几点建议 生命是一种奇迹

2016年10月05日10:34 编辑:传奇养生网

当我还是一个年轻的僧人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越南,每个乡村的寺院里都有一口大钟,象欧美各地的教堂一样。无论何时,只要钟声响起,所有的乡民都会停下手头儿的活计,静伫片刻,注意他们的呼吸。在梅村--我在法国居住的地方,也是同样的情形。每次听到钟声的瞬间,我们就感到我们的心回到了自身,并愉快地体味着自己的呼吸。吸的时候,我们悄声自语:“听呵,听呵……”呼的时候,我们念言:“这美妙的钟声把我带回了我真正的家园。”

我们真正的家只在当下,能活在当下是一种奇迹。奇迹不是在水面上行走,而是此刻漫行于绿茵茵的原野上,欣赏眼前可见的一切宁静与美。宁静无处不在,它包围着我们,浸润着我们,它在外面的世界里,在大自然中,也在我们的肉体和灵魂里。一旦我们学会品味宁静,我们的生命就将得到疗救和改造。这不是一个信仰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我们只要能找到使我们的身心回归当下的方法,就能感受到一切清新和生气勃勃的美妙事物。

去年在纽约乘坐出租车时,我注意到司机的情绪很低落。他没有活在当下,他的心中没有宁静、没有愉悦,没有意识到当他开车时,他在活着这一事实--这一点,从他开车的方式当中体现出来了。我们中的许多人不也是这样吗?我们忙得团团转,但从未全神贯注于手头儿正在做的事情;我们缺乏宁静的心境:我们的身体在这儿,可我们的心却在别处--迷失在过去或未来中,被烦恼、沮丧、希望以及梦想所占据。我们并没有真正地活着,我们象个幽灵。倘若此时我们可爱的孩子跑过来朝我们微笑,我们可能完全视若无睹,而他会失望地从我们身边走开。多么遗憾啊……

在《局外人》这篇小说中,阿尔伯特·加缪描写了一个几天后将被处以死刑的人。他独自坐在单身牢房里,顺着日光,他注意到一小方蓝天。突然间,他感到与生命、与当下的联系是如此紧密,他发誓要放下一切,专注地度过剩下的几天,享受每一刹那。后来的几天他确实这样做了。死刑执行前三个小时,牢房里来了一位牧师,来接受囚犯的忏悔,为他举行临终仪式。但这位囚犯只想一个人呆着。他想尽各种办法,才把那个牧师支走。牧师走后,他自言自语地说:“这个牧师是个活死人”。他看到,想要拯救他的那个人,比他,一个即将被执行死刑的人,更象死人。

我们中的许多人,虽然活着,但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活着,因为我们没能感受到当下的生命。如加缪所言,我们象活死人,在这里我很愿意提供给大家几种简单的练习方法,这些方法能使我们身心合一,体验到当下的生命。第一种方法是注意呼吸,我们人类做此种练习已有三千多年了。当我们吸气时,我们知道我们在吸;呼气时,我们知道我们在呼。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们可以观察到我们周围和内在许多快乐的因素,我们真正能够享受体察呼吸和我们在活着这一事实的乐趣。

我们只有在当下中才能发现生命。我认为我们应当设一个节日来庆祝这一事实。我们有为各种各样重要事件而设的节日:圣诞节、新年、母亲节、父亲节,甚至“地球日”--为什么我们就不能选一天作为节日,来庆祝我们在这一天中能整日愉快地活在当下呢?我想宣布今天为“今日节”,这个节日专门用于亲近大地、天空、树木,以及品味存在于当下中的宁静 。

 

十年前,我在我的茅舍外种了三株美丽的喜马拉雅雪杉。现在,每当我从其中的一棵身边走过时,我都要向它鞠躬,用我的脸颊蹭它的树皮,拥抱它。当我注意着自己的呼吸时,我仰望着它的枝干和美丽的叶子,拥抱树,使我获得了许多宁静和支持。抚摸树,你和树都感到巨大的快乐。树是优美的,结实的,令人神清气爽的。你想拥抱一棵树,它永不会拒绝。树是可信赖的,我甚至曾教过我的学生做拥抱树的练习。


在梅村,我们有一棵美丽的菩提树。每年夏天它给成百上千的人提供清凉与欢乐。几年前,在一场暴风雨中,它的枝桠都折断了,整棵树几乎死掉。当我看到暴风雨后的菩提树时,我差点儿哭出来。我渴望抚摸它,但这抚摸并未给我带来多少欢乐。看到这棵树饱受蹂躏,我决意设法帮助它。幸运的是,我们的朋友斯科特·迈耶尔是个园艺家,他精心地照料它,现在它甚至要比从前更茁壮、更美丽。如果没有这棵树,梅村就将不再是梅村了。任何时候只要可能,我都要抚摸它的皮,并且深深地体会它的存在。

以触摸树的同样方式,我们可以带着感情去触摸自己或他人。我们有时想把一颗钉子钉进木头中,可没有敲着钉子,却砸到了头指头,我们立刻放下锤子去照拂伤指,实施急救,对它给予同情与关注,千方百计地医治它。为了使伤口尽快痊愈,也许我们需要一个大夫或护士来帮忙,但是我们也需要同情和快乐。每逢我们痛苦时,带着感情去体验它,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即使这痛苦是在我们体内--在心、肝、肺中--我们也可以有意识地去体验它。

我们的右手触摸过左手不知有多少次了,但肯定不是有意识的。让我们一起来试验一下:呼吸三次,然后有意识地用你的右手去摸左手。你注意到了吗,当你的左手感受到安慰和爱意时,你的右手同样也感受到了。这种练习对双方都是有益的,不是单单为了一方。当我们看到某人正处于痛苦之中时,如果我们带着同情去抚慰她,她会感受到来自我们的安慰与爱,而我们同样也获得了安慰与爱。当我们自己处于痛苦中时,我们也同样可以这样做。这种方式的抚摸,可使每个人都受益。

最好的触摸方式是有意识的,自觉的。你们知道,下意识的触摸是我们习以为常的。早上洗脸时,你可能触到你的眼睛,但你没有意识到你正在触摸它们,你也许在思考着其它事情。但如果你专注地洗脸的话,意识到你有眼睛能看东西、你的洗脸水来自远方的源泉,洗脸对于你就有了更深的含义。当你触摸到眼睛时,你可以对自己说:“吸--我注意到我的眼睛了;呼--我对我的眼睛微笑……”。

 

我们的眼睛可以使人振作,使人恢复生机,获得宁静。我们在错误的东西上,倾注了那么多的注意力,为什么不能注意一下精彩的和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呢?我们极少抽出时间来关注我们的眼睛。如果我们有意识地用手去摸眼睛,就会注意到我们的眼睛是无价的珍宝,是我们幸福的源泉之一。那些丧失视力的人觉得,如果他们象我们一样看得见,那他就已经在天堂里了。而我们只需张开眼睛,就可以看见形形色色的事物:蓝天,优美的山峦,树木、云朵、河流、孩童,蝴蝶……仅仅坐在这里欣赏这些色彩和形状,我们就能感到极大的愉快。 “看”,是一个奇迹,是我们感到愉快的条件之一。然而大多数时候我们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天堂里。当我们练习吸气、注意到我们的眼睛时,呼气、对我们的眼睛微笑时,我们体会到了真正的宁静和愉悦。

心脏的练习是一样的。“吸气,我注意到我的心脏了;呼气,我对我的心脏微笑”。这样练习几次以后,我们就会意识到,为了维持我们的生命,心脏多年来一直日夜不停地辛苦工作。它每天不间断地吐纳数千加仑的血液--甚至当我们睡觉时,它还继续工作着,为我们带来舒适与宁静。我们的心脏是宁静和愉快的要素之一,但是我们却不去体味或欣赏它。我们只注意那些使我们痛苦的事物,而且因而为这一点,我们的心脏承受着来自我们的种种焦虑情绪,各种强烈感情以及饮食方面的压力。上述情形侵蚀了我们的宁静和欢愉。当我们练习吸气、注意心脏,呼气、对心脏微笑时,我们的心情就会变得豁然开朗。我们如此清晰地看见了我们的心脏。当我们对心脏微笑时,我们就是在有意识地对它进行按摩。如果我们知道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该喝什么,不该喝什么,以及应当避免哪些焦虑和失望情绪,我们就可以使心脏保持健康。


在梅村,我们有一棵美丽的菩提树。每年夏天它给成百上千的人提供清凉与欢乐。几年前,在一场暴风雨中,它的枝桠都折断了,整棵树几乎死掉。当我看到暴风雨后的菩提树时,我差点儿哭出来。我渴望抚摸它,但这抚摸并未给我带来多少欢乐。看到这棵树饱受蹂躏,我决意设法帮助它。幸运的是,我们的朋友斯科特·迈耶尔是个园艺家,他精心地照料它,现在它甚至要比从前更茁壮、更美丽。如果没有这棵树,梅村就将不再是梅村了。任何时候只要可能,我都要抚摸它的皮,并且深深地体会它的存在。

以触摸树的同样方式,我们可以带着感情去触摸自己或他人。我们有时想把一颗钉子钉进木头中,可没有敲着钉子,却砸到了头指头,我们立刻放下锤子去照拂伤指,实施急救,对它给予同情与关注,千方百计地医治它。为了使伤口尽快痊愈,也许我们需要一个大夫或护士来帮忙,但是我们也需要同情和快乐。每逢我们痛苦时,带着感情去体验它,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即使这痛苦是在我们体内--在心、肝、肺中--我们也可以有意识地去体验它。

我们的右手触摸过左手不知有多少次了,但肯定不是有意识的。让我们一起来试验一下:呼吸三次,然后有意识地用你的右手去摸左手。你注意到了吗,当你的左手感受到安慰和爱意时,你的右手同样也感受到了。这种练习对双方都是有益的,不是单单为了一方。当我们看到某人正处于痛苦之中时,如果我们带着同情去抚慰她,她会感受到来自我们的安慰与爱,而我们同样也获得了安慰与爱。当我们自己处于痛苦中时,我们也同样可以这样做。这种方式的抚摸,可使每个人都受益。

最好的触摸方式是有意识的,自觉的。你们知道,下意识的触摸是我们习以为常的。早上洗脸时,你可能触到你的眼睛,但你没有意识到你正在触摸它们,你也许在思考着其它事情。但如果你专注地洗脸的话,意识到你有眼睛能看东西、你的洗脸水来自远方的源泉,洗脸对于你就有了更深的含义。当你触摸到眼睛时,你可以对自己说:“吸--我注意到我的眼睛了;呼--我对我的眼睛微笑……”。

 

我们的眼睛可以使人振作,使人恢复生机,获得宁静。我们在错误的东西上,倾注了那么多的注意力,为什么不能注意一下精彩的和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呢?我们极少抽出时间来关注我们的眼睛。如果我们有意识地用手去摸眼睛,就会注意到我们的眼睛是无价的珍宝,是我们幸福的源泉之一。那些丧失视力的人觉得,如果他们象我们一样看得见,那他就已经在天堂里了。而我们只需张开眼睛,就可以看见形形色色的事物:蓝天,优美的山峦,树木、云朵、河流、孩童,蝴蝶……仅仅坐在这里欣赏这些色彩和形状,我们就能感到极大的愉快。 “看”,是一个奇迹,是我们感到愉快的条件之一。然而大多数时候我们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天堂里。当我们练习吸气、注意到我们的眼睛时,呼气、对我们的眼睛微笑时,我们体会到了真正的宁静和愉悦。

心脏的练习是一样的。“吸气,我注意到我的心脏了;呼气,我对我的心脏微笑”。这样练习几次以后,我们就会意识到,为了维持我们的生命,心脏多年来一直日夜不停地辛苦工作。它每天不间断地吐纳数千加仑的血液--甚至当我们睡觉时,它还继续工作着,为我们带来舒适与宁静。我们的心脏是宁静和愉快的要素之一,但是我们却不去体味或欣赏它。我们只注意那些使我们痛苦的事物,而且因而为这一点,我们的心脏承受着来自我们的种种焦虑情绪,各种强烈感情以及饮食方面的压力。上述情形侵蚀了我们的宁静和欢愉。当我们练习吸气、注意心脏,呼气、对心脏微笑时,我们的心情就会变得豁然开朗。我们如此清晰地看见了我们的心脏。当我们对心脏微笑时,我们就是在有意识地对它进行按摩。如果我们知道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该喝什么,不该喝什么,以及应当避免哪些焦虑和失望情绪,我们就可以使心脏保持健康。


加快我国慈善事业发展,不仅是全社会的重要任务,也是佛教界人士的光荣使命和历史责任。在此,对于佛教界参与慈善事业提出几点建议:

一是以更积极、开明的态度和更宽广的胸怀,大胆吸收现代科学、技术和人类文化成果,积极采用现代慈善理念和做法,在参与和支持慈善事业的过程中,完善、提高佛教的理论和实践。当前,佛教界在总体发展规范、有序的情况下,也出现了一些急需要克服的弊端,譬如,以追求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商业化趋势,视佛家圣地为获取巨额利润的平台,甚至少数地方把巨额的商业利益作为增加个人和团体利益的手段;以追求名利为目的的官僚化趋势,把行政级别和社会地位作为努力的方向;以追求个人享受为目的的粗俗化趋势,把个人生活舒适和享受作为生活目标。这些现象尽管很少,但如同“毒奶粉”事件一样,在高度透明和国际化程度快速提高的新的时代,这些趋势会极大地影响佛教界的形象,甚至关系到整个行业的生存和发展。

二是加强协调与沟通,积极融入现代慈善事业发展的体系和活动中,并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我国佛教界从事慈善事业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光荣的传统,目前需要与其他慈善组织开展交流合作。我们倡导佛教界人士同国内慈善界共同行动起来,加强行业联合,共同开展慈善应急救助等行动,首先把应对社会出现的各类特殊困难对象的需求,作为协调合作的工作内容,共同搭建起“有求必应”的工作平台。

三是要注意提高慈善工作的透明度和规范性。要及时公开慈善捐助和救助的活动情况,特别是捐赠资金的使用情况,与捐赠人及时沟通和反馈,与社会公众形成良性互动。南普陀寺在慈善工作中加强信息公开、透明的做法,不仅符合现代慈善事业发展的要求,也值得其他机构和人士的学习。

四是要注意培养一支懂管理、会运营、熟悉现代慈善工作的专业人才,提高现代慈善管理能力。

今后,我们期待与慈善界的各个机构和人士紧密合作,更热切希望与佛教界在内的整个宗教界人士加强合作,共同促进我国慈善事业快速、健康发展!

相关文章

风云图片

推荐阅读

返回佛频道首页
Copyright © www.cq67.com 传奇养生网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Tags | 专题 |
饮食养生 团队 养生文化 养生杂谈 四季养生 风云 疾病预防 视频 运动养生 养生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