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

推荐列表 站点导航
当前位置:养生 > 养生文化 > 海外 >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者:传奇养生网  发布时间:2016-09-04 11:52:58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在完成对朗西曼爵士《1453——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后,历时一年半,今天得到消息,我的原创新作《医院骑士团全史》已经开始在淘宝预售了。 据悉,本书预定在5月31日正式上架,全彩印刷,近4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在完成对朗西曼爵士《1453——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后,历时一年半,今天得到消息,我的原创新作《医院骑士团全史》已经开始在淘宝预售了。

据悉,本书预定在5月31日正式上架,全彩印刷,近450页,将会有精装、平装两个版本,平装定价79.8元,精装定价119.8元。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782012/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平装版封面


目录: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简介:


医院骑士团(又名圣约翰骑士团、马耳他骑士团),原为以耶路撒冷圣约翰医院为核心、以保护救济朝圣者为目的组建的天主教修道会,随着十字军运动兴起而发展为军事组织,为西方三大骑士团之一,并存续至今。《医院骑士团全史》涵盖了它从11世纪至今900余年的漫长岁月。本书回顾了骑士团的缘起与壮大,介绍了它的组织结构和军事生活,重现了从耶路撒冷、阿卡至罗德岛、马耳他的历次经典战役,还原了杰拉尔德、瓦莱特、卡拉瓦乔等著名人物的音容笑貌。自1798年被迫离开马耳他后,医院骑士团的军事色彩已不断淡化,但它作为古老的国际公益、慈善、医疗组织在现代社会依旧发挥着独特作用,在全世界拥有广泛的影响力。


序言:


 

 

     今天前往罗马的中国游客想必不会错过当地名胜——西班牙广场与西班牙阶梯,奥黛丽·赫本的《罗马假期》曾在此取景拍摄。站在西班牙阶梯的顶端望去,一条狭窄但繁华的步行街映入眼帘——孔多蒂街(Via dei Condotti)是罗马时尚购物中心之一,自1905年以来便云集着宝格丽、爱马仕、阿玛尼、卡地亚、香奈儿等奢侈品牌的店铺,在西班牙阶梯流连之后,去这里体验一番购物的乐趣,也算顺理成章。不过,孔多蒂街并非只是购物的天堂。喜爱文艺的游客不会错过罗马历史最悠久的古希腊咖啡馆(Antico Caffè Greco),司汤达、歌德、拜伦、济慈等文豪都曾是它的顾客;孔多蒂街11号则是古列尔莫·马可尼[1](Guglielmo Marconi)的故居。但恐怕多数游客不会注意,孔多蒂街68号那座不起眼的黄色三层建筑,门外悬挂的红底白十字旗帜,或许会被部分国人误以为是丹麦国旗。但在罗马人的心中,它却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马耳他宫”(Palazzo Malta)。这里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天主教骑士团医院骑士团的总部及大团长官邸所在地。 

      医院骑士团[2](Order of Hospitallers),官方全称为耶路撒冷、罗德、马耳他圣约翰医院主权骑士团(Sovereign Military Hospitaller Order of Saint John of Jerusalem ofRhodes and of Malta),与圣殿骑士团、条顿骑士团并列为欧洲三大骑士团之一,并存续至今。它的前身为11世纪中期一批意大利阿马尔菲商人在耶路撒冷圣墓教堂旁创立的圣约翰医院及附属修士团体。其创始人“被保佑的”杰拉尔德把握住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机遇,令它得以发展壮大,并于1113年获得了教皇帕斯夏二世的官方册封。在风起云涌的十字军东征时期,医院骑士团在医疗慈善事务以外,也开始担负起军事职责。其成员不仅骁勇善战,而且善于运筹帷幄,合纵连横,很快成为十字军诸国君主信赖的左膀右臂。当十字军运动陷入低潮,耶路撒冷与阿卡相继沦陷后,医院骑士团迁播罗德岛,续写着自己的传奇。它将一座近乎荒芜、强盗出没的岛屿,打造为地中海东部繁华的贸易口岸和最坚固的要塞,在15世纪至16世纪初,独自抵御了马穆鲁克苏丹国与奥斯曼帝国的三次围攻。1523年被迫撤离罗德岛后,骑士团在地中海中部的马耳他岛安家落户。1565年荡气回肠的马耳他保卫战击碎了苏莱曼一世无敌的神话,令全欧洲为之侧目,也让骑士团获得了“欧洲之盾”的美誉。定居马耳他期间,骑士团以海为家,孤独而执着地继续着“圣战”事业。其精锐的海军对穆斯林商船长期的袭扰抑制了奥斯曼人对地中海的控制,它对穆斯林海盗的打击也为基督教世界贸易的安全提供了保障(虽然骑士团本身也从事着海盗的勾当)。单凭一己之力,医院骑士团或许未能阻止穆斯林势力的扩张,但的确延缓了它,马耳他岛长期扮演着意大利与西班牙的安全屏障。1798年被拿破仑一世逐出马耳他后,骑士团回归初心,渐渐淡化军事色彩,重新以医疗慈善事业为第一要务。19世纪后期以来,它终于脱胎换骨,并赢得了世人广泛的尊重。虽然从领土上看,医院骑士团似乎微不足道,但它仍与超过一百个国家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并在五十余国设有分支机构。它的成员遍布五湖四海,依旧实践着“守卫信仰,拯救苦难”的古训。

       三大骑士团中,圣殿、条顿已先后式微,唯有医院骑士团经久不衰。在我看来,首先是定位、宗旨使然。自第一代大团长杰拉尔德以来,医院骑士团始终以救死扶伤、赈济穷苦为己任,即使在战争岁月中,亦不改初衷。而圣殿骑士团致力于金融银行业,甚至一度为英法等国君主打理国库;条顿骑士团则希望在波罗的海开疆拓土。对普通民众而言,医生显然比银行家或殖民者更令人亲近与尊重。其次,医院骑士团具有更加务实、包容的处事原则。耶路撒冷圣约翰医院对基督徒、穆斯林、犹太人一视同仁;当蒙古人入侵中东时,三大骑士团中唯有它力主与旭烈兀及其后人联盟,以收复圣城;而当圣殿骑士团遭遇“黑色星期五”时,医院骑士团展现出睿智、灵活的外交手腕,令人赞叹……在漫长的历史中,医院骑士团也深谙人才的重要性。它不仅曾涌现出利勒亚当、瓦莱特、罗姆加等一代名将,还将卡拉瓦乔、洛佩·德·维加、马蒂亚·普雷蒂等艺术大师揽至账下,甚至还拥有约瑟夫·巴尔特、德奥达·德·多洛米厄为代表的一流科学家。因此每每遭遇危机时,医院骑士团总能逢凶化吉。这也是骑士团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

       我与骑士团结缘始于学生时代读到的一篇期刊文章——它简要地介绍了1565年 医院骑士团在马耳他抵抗苏莱曼大帝入侵之战,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然而,数十年来,这样一支声名显赫的世界性骑士团,在国内竟无一本相关专著问世,中文医院骑士团史几乎一片空白。如今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医院骑士团全史》从11世纪圣约翰医院建立涵盖至2015年尼泊尔地震,共约37万字,我希望能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梳理出骑士团900年历史的脉络,令国内读者能够了解医院骑士团的全貌。限于篇幅,本书主要以骑士团总部的发展变迁为线索,对于它星罗棋布的各地分团,只能点到即止,无法详述。另一遗憾是受客观条件限制,我无法赴耶鲁撒冷、叙利亚骑士堡、罗德岛、马耳他等地实地考察骑士团遗迹,亦无缘前往孔多蒂街68号拜会、采访马修·费斯廷大团长。若本书将来得以再版,希望以上缺失,能够得到弥补。

         本书涉及的外国人名、地名、术语,我尽量采用《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世界地名翻译大辞典》、《大英百科全书中文版》、《大美百科全书中文版》、《基督教大辞典》等工具书的译法,个别冷僻的专有名词,则采用我个人认为常见、自然的形式。首次出现的重要国外专有名词,书中会列出原文拼写,以方便读者查询。医院骑士团虽为天主教修道团体,但《医院骑士团全史》并非宗教书籍。作为历史读物,在书中我大体沿用国内史学界的惯例:God一词我翻译为“上帝”,而非“天主”;教皇名称采用新教译名,而非天主教译名(例如Gregorius译为“格列高利”而非“额我略”),敬请读者留意。

       《医院骑士团全史》出版之际,我首先要感谢南开大学历史学院院长陈志强教授。自因翻译《1453——君士坦丁堡的陷落》相识以来,陈教授对我在写作中遇到的疑难一直耐心点拨,并予以热情鼓励,使我有信心完成此书。指文文化独具慧眼确定选题,为作者的工作提供种种便利,令医院骑士团历史著作第一次于国内出版,我在此敬表谢意。撰写过程中,承蒙彭琴华女士拨冗拨冗相助,不仅协助翻译资料,还提供了原创照片,使本书得以按时完稿。最后,作为一名普通高校教师,我还要感谢家人对我长期“不务正业”的理解与包容。

       笔者不自量力撰写《医院骑士团全史》,内容、注释、插图难免有谬误、欠妥之处,还望读者不吝指正。

                                 

 

                                                                                                                             马千

                                                   2016年4月1日


样章试读: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相关热词: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2016年09月04日11:52 编辑:传奇养生网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在完成对朗西曼爵士《1453——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后,历时一年半,今天得到消息,我的原创新作《医院骑士团全史》已经开始在淘宝预售了。

据悉,本书预定在5月31日正式上架,全彩印刷,近450页,将会有精装、平装两个版本,平装定价79.8元,精装定价119.8元。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782012/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平装版封面


目录: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简介:


医院骑士团(又名圣约翰骑士团、马耳他骑士团),原为以耶路撒冷圣约翰医院为核心、以保护救济朝圣者为目的组建的天主教修道会,随着十字军运动兴起而发展为军事组织,为西方三大骑士团之一,并存续至今。《医院骑士团全史》涵盖了它从11世纪至今900余年的漫长岁月。本书回顾了骑士团的缘起与壮大,介绍了它的组织结构和军事生活,重现了从耶路撒冷、阿卡至罗德岛、马耳他的历次经典战役,还原了杰拉尔德、瓦莱特、卡拉瓦乔等著名人物的音容笑貌。自1798年被迫离开马耳他后,医院骑士团的军事色彩已不断淡化,但它作为古老的国际公益、慈善、医疗组织在现代社会依旧发挥着独特作用,在全世界拥有广泛的影响力。


序言:


 

 

     今天前往罗马的中国游客想必不会错过当地名胜——西班牙广场与西班牙阶梯,奥黛丽·赫本的《罗马假期》曾在此取景拍摄。站在西班牙阶梯的顶端望去,一条狭窄但繁华的步行街映入眼帘——孔多蒂街(Via dei Condotti)是罗马时尚购物中心之一,自1905年以来便云集着宝格丽、爱马仕、阿玛尼、卡地亚、香奈儿等奢侈品牌的店铺,在西班牙阶梯流连之后,去这里体验一番购物的乐趣,也算顺理成章。不过,孔多蒂街并非只是购物的天堂。喜爱文艺的游客不会错过罗马历史最悠久的古希腊咖啡馆(Antico Caffè Greco),司汤达、歌德、拜伦、济慈等文豪都曾是它的顾客;孔多蒂街11号则是古列尔莫·马可尼[1](Guglielmo Marconi)的故居。但恐怕多数游客不会注意,孔多蒂街68号那座不起眼的黄色三层建筑,门外悬挂的红底白十字旗帜,或许会被部分国人误以为是丹麦国旗。但在罗马人的心中,它却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马耳他宫”(Palazzo Malta)。这里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天主教骑士团医院骑士团的总部及大团长官邸所在地。 

      医院骑士团[2](Order of Hospitallers),官方全称为耶路撒冷、罗德、马耳他圣约翰医院主权骑士团(Sovereign Military Hospitaller Order of Saint John of Jerusalem ofRhodes and of Malta),与圣殿骑士团、条顿骑士团并列为欧洲三大骑士团之一,并存续至今。它的前身为11世纪中期一批意大利阿马尔菲商人在耶路撒冷圣墓教堂旁创立的圣约翰医院及附属修士团体。其创始人“被保佑的”杰拉尔德把握住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机遇,令它得以发展壮大,并于1113年获得了教皇帕斯夏二世的官方册封。在风起云涌的十字军东征时期,医院骑士团在医疗慈善事务以外,也开始担负起军事职责。其成员不仅骁勇善战,而且善于运筹帷幄,合纵连横,很快成为十字军诸国君主信赖的左膀右臂。当十字军运动陷入低潮,耶路撒冷与阿卡相继沦陷后,医院骑士团迁播罗德岛,续写着自己的传奇。它将一座近乎荒芜、强盗出没的岛屿,打造为地中海东部繁华的贸易口岸和最坚固的要塞,在15世纪至16世纪初,独自抵御了马穆鲁克苏丹国与奥斯曼帝国的三次围攻。1523年被迫撤离罗德岛后,骑士团在地中海中部的马耳他岛安家落户。1565年荡气回肠的马耳他保卫战击碎了苏莱曼一世无敌的神话,令全欧洲为之侧目,也让骑士团获得了“欧洲之盾”的美誉。定居马耳他期间,骑士团以海为家,孤独而执着地继续着“圣战”事业。其精锐的海军对穆斯林商船长期的袭扰抑制了奥斯曼人对地中海的控制,它对穆斯林海盗的打击也为基督教世界贸易的安全提供了保障(虽然骑士团本身也从事着海盗的勾当)。单凭一己之力,医院骑士团或许未能阻止穆斯林势力的扩张,但的确延缓了它,马耳他岛长期扮演着意大利与西班牙的安全屏障。1798年被拿破仑一世逐出马耳他后,骑士团回归初心,渐渐淡化军事色彩,重新以医疗慈善事业为第一要务。19世纪后期以来,它终于脱胎换骨,并赢得了世人广泛的尊重。虽然从领土上看,医院骑士团似乎微不足道,但它仍与超过一百个国家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并在五十余国设有分支机构。它的成员遍布五湖四海,依旧实践着“守卫信仰,拯救苦难”的古训。

       三大骑士团中,圣殿、条顿已先后式微,唯有医院骑士团经久不衰。在我看来,首先是定位、宗旨使然。自第一代大团长杰拉尔德以来,医院骑士团始终以救死扶伤、赈济穷苦为己任,即使在战争岁月中,亦不改初衷。而圣殿骑士团致力于金融银行业,甚至一度为英法等国君主打理国库;条顿骑士团则希望在波罗的海开疆拓土。对普通民众而言,医生显然比银行家或殖民者更令人亲近与尊重。其次,医院骑士团具有更加务实、包容的处事原则。耶路撒冷圣约翰医院对基督徒、穆斯林、犹太人一视同仁;当蒙古人入侵中东时,三大骑士团中唯有它力主与旭烈兀及其后人联盟,以收复圣城;而当圣殿骑士团遭遇“黑色星期五”时,医院骑士团展现出睿智、灵活的外交手腕,令人赞叹……在漫长的历史中,医院骑士团也深谙人才的重要性。它不仅曾涌现出利勒亚当、瓦莱特、罗姆加等一代名将,还将卡拉瓦乔、洛佩·德·维加、马蒂亚·普雷蒂等艺术大师揽至账下,甚至还拥有约瑟夫·巴尔特、德奥达·德·多洛米厄为代表的一流科学家。因此每每遭遇危机时,医院骑士团总能逢凶化吉。这也是骑士团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

       我与骑士团结缘始于学生时代读到的一篇期刊文章——它简要地介绍了1565年 医院骑士团在马耳他抵抗苏莱曼大帝入侵之战,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然而,数十年来,这样一支声名显赫的世界性骑士团,在国内竟无一本相关专著问世,中文医院骑士团史几乎一片空白。如今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医院骑士团全史》从11世纪圣约翰医院建立涵盖至2015年尼泊尔地震,共约37万字,我希望能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梳理出骑士团900年历史的脉络,令国内读者能够了解医院骑士团的全貌。限于篇幅,本书主要以骑士团总部的发展变迁为线索,对于它星罗棋布的各地分团,只能点到即止,无法详述。另一遗憾是受客观条件限制,我无法赴耶鲁撒冷、叙利亚骑士堡、罗德岛、马耳他等地实地考察骑士团遗迹,亦无缘前往孔多蒂街68号拜会、采访马修·费斯廷大团长。若本书将来得以再版,希望以上缺失,能够得到弥补。

         本书涉及的外国人名、地名、术语,我尽量采用《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世界地名翻译大辞典》、《大英百科全书中文版》、《大美百科全书中文版》、《基督教大辞典》等工具书的译法,个别冷僻的专有名词,则采用我个人认为常见、自然的形式。首次出现的重要国外专有名词,书中会列出原文拼写,以方便读者查询。医院骑士团虽为天主教修道团体,但《医院骑士团全史》并非宗教书籍。作为历史读物,在书中我大体沿用国内史学界的惯例:God一词我翻译为“上帝”,而非“天主”;教皇名称采用新教译名,而非天主教译名(例如Gregorius译为“格列高利”而非“额我略”),敬请读者留意。

       《医院骑士团全史》出版之际,我首先要感谢南开大学历史学院院长陈志强教授。自因翻译《1453——君士坦丁堡的陷落》相识以来,陈教授对我在写作中遇到的疑难一直耐心点拨,并予以热情鼓励,使我有信心完成此书。指文文化独具慧眼确定选题,为作者的工作提供种种便利,令医院骑士团历史著作第一次于国内出版,我在此敬表谢意。撰写过程中,承蒙彭琴华女士拨冗拨冗相助,不仅协助翻译资料,还提供了原创照片,使本书得以按时完稿。最后,作为一名普通高校教师,我还要感谢家人对我长期“不务正业”的理解与包容。

       笔者不自量力撰写《医院骑士团全史》,内容、注释、插图难免有谬误、欠妥之处,还望读者不吝指正。

                                 

 

                                                                                                                             马千

                                                   2016年4月1日


样章试读: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相关文章

风云图片

推荐阅读

返回海外频道首页
Copyright © www.cq67.com 传奇养生网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Tags | 专题 |
饮食养生 团队 养生文化 养生杂谈 四季养生 风云 疾病预防 视频 运动养生 养生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