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推荐列表 站点导航
当前位置:养生 > 养生杂谈 > 娱乐 >

两个男人互换媳妇一晚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者:传奇养生网  发布时间:2016-11-10 13:44:29
(1) 钥匙在锁孔里转动,发出单调的金属音。 门开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脚步声,走了进来。踩碎一地的静谧 我没有回头,象一株黑色郁金香,孤独地绽放在阴冷的房间里。窗外,月光冰凉 房间里,没有开灯。 (2) 陌生男人走到我的身后。抱我。我没有躲避。如一尊
(1)
    钥匙在锁孔里转动,发出单调的金属音。
    门开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脚步声,走了进来。踩碎一地的静谧……
    我没有回头,象一株黑色郁金香,孤独地绽放在阴冷的房间里。窗外,月光冰凉……
    房间里,没有开灯。
  
    (2)
    陌生男人走到我的身后。抱我。我没有躲避。如一尊佛像。
    我将目光尽量的投向远方……
    从十九楼,向下看。灯火阑珊,人群如一窝一窝的蚂蚁,在麻绳般的街道上爬行。
    我有哭的欲望,但没有眼泪……
    我只是安静地说:请对我温柔点!我怕!
    男人停止了动作,然后从后面环抱住我,将头伏在我的背上,我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味道。那是茉莉花的清香。男人,用这种香水的,很少。
  
    (3)
    L是我的男人。
    我们结婚七年了,生活没有大起,也没有大落。象游弋在两个鱼缸里的两尾鱼,谈不上相濡以沫,但绝对的相敬如宾。
    如今,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爱他。但没有他,我会想他!
    爱,久了,就成了一种习惯……
    半年前,他加入了这个换妻俱乐部。我没有赞成,但也没有反对。据说,爱一个人,就能包容这个人的一切。我想知道,自己是否还爱他?还是否能包容他的一切!?
    于是,在这个夜晚,我来到了这里,和一个散发着茉莉清香的男人同处一室。我突然想笑,其中况味,自知。
  
    (4)
    我喜欢这种被男人抱着的感觉。哪怕,这个男人是如此的陌生……
    他像个婴儿,将头深深地长埋在的秀发里。臂膀,是那样的有力……
    良久,他抬起头,静静地说:我们听点音乐吧!
    他的声音很特别,像远古的咒语,从旷野中飘来。从内心来说,我喜欢这种声音,很特别,很特别的。
    房间内,弥漫起[意]波尔蒂尼的《MurmuringBrook》,这正是我所钟爱的世界钢琴名曲,我象个迷路的孩子,在黑夜里,微笑。
    自始至终,房间里没有开灯。我看不见他的脸,无须看见。联想,才是世界美妙起来的原因。没有灯光的世界里,我可以把这个陌生的男人想象成任何一个男人……
    他请我跳了一支舞,我随着他的节奏走动步子。高跟鞋,在房间的地板上踩出一片旋律。我竟然忘记了惧怕……
  
    (5)
    该来临的,终于来临。
    当音乐还在流淌的时刻,他把我轻轻地放到了床上……
    我以为我不再惧怕,一切都好像显得很从容。可就在黑暗中,他摸索着解开我的第一颗纽扣时,我的身体开始发抖……
    月光,洒了进来。我把头侧开,眼睛闭上,泪水,从我紧闭的眼帘里,奔涌而出,无声无息……
    我以为自己会不再惧怕。我以为自己真的有能力可以接受这样的故事。可是……
    我的灵魂,身体,成了两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个体。脑海里,出现着丈夫L的影子,想象着他现在正在做什么,是否如同我身上的这个男人般,像狗一样伏在另一个女子的身上……。
    现在,我才知道,联想,在我产生美妙的同时,同样能在瞬间让我的心支离破碎。
  
    (6)
    今生,第一次,把做爱当成了一项任务来完成。
    结束了,我怆惶从床上逃离……
    浴室里,我把水,开成了一条河。雾气,将整个浴室笼罩。我象疯子一样冲洗着自己的身体,一遍又一遍,反复又反复……
    末了,我抱着自己的身体,蹲在浴室的一角,痛哭。我不想说后悔,哪怕这个故事是如此的荒唐。我把自己的嘴角,咬出了血……
    不知过了多久,我哭够了,把水笼头关了,一切都恢复了死一样的安静。我在浴室里,补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竟然一点也不认识自己。脸色苍白,像个刚刚登上舞台的戏子。
    对着镜子,我笑,洁白的牙齿上,血痕缕缕……
  
    (7)
    从浴室出来。陌生男人已经离开。
    我环顾着房间里的一切,仿佛刚从梦中醒来。房间凌乱,安静如地狱。音乐停了,灯,依然没有打开。月色,阴冷,跌在冰凉的地板上,发出刺骨的光……
    凌晨三点的街,高楼象野兽的巨口,张扬而狰狞。我走在这钢筋水泥铸成的森林里,如同一只迷路的兔子,竟然找不到回家的路……
    天,终于亮了。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了一个夜晚。清晨,回到家中,躺进被窝里,口渴得要命,不想倒水,忍着,然后持续的低烧。
    L在上午回来了,他怪我为什么不等他一起回家。我没搭理,他也没问。
    生活又回到了从前,我和L继续相敬如宾。感情没好,但也没坏,如同萝卜和白菜的爱情。
  
    (8)
    几个月,过去了。
    有时,我会在某个特殊的时段,想起了那个散着茉莉清香的陌生男人,他是谁?仿佛,除了记忆,他从来就没有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我甚至怀疑,这一切的一切是否都是我个人的意想罢了!?
    一个午后,我仍旧和往常一样,坐在医疗室里给来来往往的病人看病,观看着也同情着他(她)们的生生死死,起起伏伏……
    突然,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茉莉清香,那种味道在瞬间激活了我所有的记忆。我抬头望他,他就坐在我的跟前,脸色很差,但西装很挺,白色衬衣的领子很干净。
    我问了下他的病情,他答。声音很特别,那是一个进入我灵魂的声音!我知道,他就是那个陌生的男人,一个曾经与我肌肤相亲的男人……
    经过诊断,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我让他去化验……
  
    (9)
    化验单出来了。上面显示,HIV。
    三个字母的出现,彻底宣判了他的死刑。
    他很快被隔离,一个爱滋病病毒携带者。我在走廊上静静地看着他被带走,做进一步的精确检查。
    就在他被带上车的瞬间,我大声地哼出了波尔蒂尼的《MurmuringBrook》钢琴曲,他朝我这个方向看了看,和我四目相对,他的眼睛里没了光芒,像两个黑洞……
    我笑了,绝望地笑。是的,不久的将来,我也要被带走……
  
    (10)
    回家了,晚上,我第一次像蛇一样主动缠住了L的身体。
    我说:我要做爱!
    他要开灯,我没让。
    我说:我喜欢黑暗!说这话时候,我能感觉到自己语气的冰凉,像刀……
    黑暗中,我抱着L,泪水流了下来……

相关热词:男人

两个男人互换媳妇一晚

2016年11月10日13:44 编辑:传奇养生网

(1)
    钥匙在锁孔里转动,发出单调的金属音。
    门开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脚步声,走了进来。踩碎一地的静谧……
    我没有回头,象一株黑色郁金香,孤独地绽放在阴冷的房间里。窗外,月光冰凉……
    房间里,没有开灯。
  
    (2)
    陌生男人走到我的身后。抱我。我没有躲避。如一尊佛像。
    我将目光尽量的投向远方……
    从十九楼,向下看。灯火阑珊,人群如一窝一窝的蚂蚁,在麻绳般的街道上爬行。
    我有哭的欲望,但没有眼泪……
    我只是安静地说:请对我温柔点!我怕!
    男人停止了动作,然后从后面环抱住我,将头伏在我的背上,我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味道。那是茉莉花的清香。男人,用这种香水的,很少。
  
    (3)
    L是我的男人。
    我们结婚七年了,生活没有大起,也没有大落。象游弋在两个鱼缸里的两尾鱼,谈不上相濡以沫,但绝对的相敬如宾。
    如今,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爱他。但没有他,我会想他!
    爱,久了,就成了一种习惯……
    半年前,他加入了这个换妻俱乐部。我没有赞成,但也没有反对。据说,爱一个人,就能包容这个人的一切。我想知道,自己是否还爱他?还是否能包容他的一切!?
    于是,在这个夜晚,我来到了这里,和一个散发着茉莉清香的男人同处一室。我突然想笑,其中况味,自知。
  
    (4)
    我喜欢这种被男人抱着的感觉。哪怕,这个男人是如此的陌生……
    他像个婴儿,将头深深地长埋在的秀发里。臂膀,是那样的有力……
    良久,他抬起头,静静地说:我们听点音乐吧!
    他的声音很特别,像远古的咒语,从旷野中飘来。从内心来说,我喜欢这种声音,很特别,很特别的。
    房间内,弥漫起[意]波尔蒂尼的《MurmuringBrook》,这正是我所钟爱的世界钢琴名曲,我象个迷路的孩子,在黑夜里,微笑。
    自始至终,房间里没有开灯。我看不见他的脸,无须看见。联想,才是世界美妙起来的原因。没有灯光的世界里,我可以把这个陌生的男人想象成任何一个男人……
    他请我跳了一支舞,我随着他的节奏走动步子。高跟鞋,在房间的地板上踩出一片旋律。我竟然忘记了惧怕……
  
    (5)
    该来临的,终于来临。
    当音乐还在流淌的时刻,他把我轻轻地放到了床上……
    我以为我不再惧怕,一切都好像显得很从容。可就在黑暗中,他摸索着解开我的第一颗纽扣时,我的身体开始发抖……
    月光,洒了进来。我把头侧开,眼睛闭上,泪水,从我紧闭的眼帘里,奔涌而出,无声无息……
    我以为自己会不再惧怕。我以为自己真的有能力可以接受这样的故事。可是……
    我的灵魂,身体,成了两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个体。脑海里,出现着丈夫L的影子,想象着他现在正在做什么,是否如同我身上的这个男人般,像狗一样伏在另一个女子的身上……。
    现在,我才知道,联想,在我产生美妙的同时,同样能在瞬间让我的心支离破碎。
  
    (6)
    今生,第一次,把做爱当成了一项任务来完成。
    结束了,我怆惶从床上逃离……
    浴室里,我把水,开成了一条河。雾气,将整个浴室笼罩。我象疯子一样冲洗着自己的身体,一遍又一遍,反复又反复……
    末了,我抱着自己的身体,蹲在浴室的一角,痛哭。我不想说后悔,哪怕这个故事是如此的荒唐。我把自己的嘴角,咬出了血……
    不知过了多久,我哭够了,把水笼头关了,一切都恢复了死一样的安静。我在浴室里,补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竟然一点也不认识自己。脸色苍白,像个刚刚登上舞台的戏子。
    对着镜子,我笑,洁白的牙齿上,血痕缕缕……
  
    (7)
    从浴室出来。陌生男人已经离开。
    我环顾着房间里的一切,仿佛刚从梦中醒来。房间凌乱,安静如地狱。音乐停了,灯,依然没有打开。月色,阴冷,跌在冰凉的地板上,发出刺骨的光……
    凌晨三点的街,高楼象野兽的巨口,张扬而狰狞。我走在这钢筋水泥铸成的森林里,如同一只迷路的兔子,竟然找不到回家的路……
    天,终于亮了。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了一个夜晚。清晨,回到家中,躺进被窝里,口渴得要命,不想倒水,忍着,然后持续的低烧。
    L在上午回来了,他怪我为什么不等他一起回家。我没搭理,他也没问。
    生活又回到了从前,我和L继续相敬如宾。感情没好,但也没坏,如同萝卜和白菜的爱情。
  
    (8)
    几个月,过去了。
    有时,我会在某个特殊的时段,想起了那个散着茉莉清香的陌生男人,他是谁?仿佛,除了记忆,他从来就没有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我甚至怀疑,这一切的一切是否都是我个人的意想罢了!?
    一个午后,我仍旧和往常一样,坐在医疗室里给来来往往的病人看病,观看着也同情着他(她)们的生生死死,起起伏伏……
    突然,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茉莉清香,那种味道在瞬间激活了我所有的记忆。我抬头望他,他就坐在我的跟前,脸色很差,但西装很挺,白色衬衣的领子很干净。
    我问了下他的病情,他答。声音很特别,那是一个进入我灵魂的声音!我知道,他就是那个陌生的男人,一个曾经与我肌肤相亲的男人……
    经过诊断,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我让他去化验……
  
    (9)
    化验单出来了。上面显示,HIV。
    三个字母的出现,彻底宣判了他的死刑。
    他很快被隔离,一个爱滋病病毒携带者。我在走廊上静静地看着他被带走,做进一步的精确检查。
    就在他被带上车的瞬间,我大声地哼出了波尔蒂尼的《MurmuringBrook》钢琴曲,他朝我这个方向看了看,和我四目相对,他的眼睛里没了光芒,像两个黑洞……
    我笑了,绝望地笑。是的,不久的将来,我也要被带走……
  
    (10)
    回家了,晚上,我第一次像蛇一样主动缠住了L的身体。
    我说:我要做爱!
    他要开灯,我没让。
    我说:我喜欢黑暗!说这话时候,我能感觉到自己语气的冰凉,像刀……
    黑暗中,我抱着L,泪水流了下来……

相关文章

风云图片

推荐阅读

返回娱乐频道首页
Copyright © www.cq67.com 传奇养生网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Tags | 专题 |
饮食养生 团队 养生文化 养生杂谈 四季养生 风云 疾病预防 视频 运动养生 养生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