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推荐列表 站点导航
当前位置:传奇养生网 > 养生杂谈 > 环境 >

查干湖冬捕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者:www.cq67.com  发布时间:2014-12-29 11:05:17
【 查干湖冬捕 】 一部电视剧《圣水湖畔》,使她蜚声海内外;一段远古历史传说,使她蒙上了神秘面纱 然而,查干湖最吸引人的却是古老原始的渔猎文化,这里保留着现今世上为数不多的远古渔猎方式。 去年12月27日,我约了3位影友,一同从哈尔滨驱车前往吉林省松
查干湖冬捕】  一部电视剧《圣水湖畔》,使她蜚声海内外;一段远古历史传说,使她蒙上了神秘面纱……
  然而,查干湖最吸引人的却是古老原始的渔猎文化,这里保留着现今世上为数不多的远古渔猎方式。
  去年12月27日,我约了3位影友,一同从哈尔滨驱车前往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境内查干湖畔,亲眼目睹冬捕奇观。
  
  
  皇帝也爱查干湖
  
  查干湖,又名查干淖尔,蒙语意为白色圣洁的湖。碧野青岗,山水相依的地理环境造就了查干湖得天独厚、塞北江南鱼米之乡的自然景色,这里盛产68种鱼和虾类。千百年来,栖居在查干湖畔的人们,与查干湖一同演绎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壮美诗篇。
  查干湖有着深邃灿烂的文化底蕴,特别是渔猎文化历史悠久。
  进入冬季,当气温降到摄氏零下30多度,烟波浩淼的查干湖被凝固成偌大的冰块。平均深度只有2.5米的查干湖,湖面冰层最厚达1米多,鱼群被压在半米到1.5米的湖底,很容易就被大网兜上来。
  事实上,一千年前的辽金时期,这里就是天然渔猎之地。传说辽帝圣宗喜吃“冰鱼”,每年腊月,便率领家眷浩浩荡荡来到冰冻的查干湖面扎营。他常会命令仆人将帐篷里的冰层刮至薄如纸片,冰下游动的鱼清晰可见。吃饭时,便将薄冰轻轻击破,水中鲜活的鱼急不可待地跳出冰面,成为案上之物。历史上把这种捕鱼方式叫“春捺钵”。
  从圣宗至天祚皇帝,辽金帝王每年都要来这里巡幸渔钓,狩猎、凿冰捕鱼,在湖畔举行隆重的“头鱼宴”、“头鹅宴”。顺治皇帝也青睐这块风水宝地,还将他的外祖父母安葬于查干湖畔,并在墓前立下高大的石碑一忠亲王暨忠亲王贤妃碑,查干湖更加声名远扬。
  辽金时期的凿冰捕鱼法,后来与蒙古族的祭祀活动相融合,传至后人沿用至今。
  
  神秘的祭湖
  
  我们到达那天恰逢“祭湖·醒网”仪式。祭湖场面十分壮观还有几分神秘。
  按历代习俗,查干湖冬季捕鱼必须由当地德高望重的“鱼把头”主持仪式,祭祀湖神,唤醒冬网,奉拜天父地母。在开网眼的冰面上,摆放糖块,炒米、水果、奶干等供品,点燃香火、炭火锅,进行诵经祝辞,祝愿冬捕平平安安多出鱼。
  等我们挤进去,“鱼把头”早已在选好的冰面上布置好祭坛。祭坛两侧各设一根苏鲁锭,祭坛上摆放香炉,白酒、九炷高香和喇嘛诵经用的各种法器。祭坛前设置九处用来燃放圣火的“火撑子”,在九处“火撑子”前凿开一眼冰洞。
  随着“鱼把头”一声“祭湖、醒网”,仪式开始,手持法铃和圣水瓶的喇嘛吹起了海螺、牛角号,鼓乐队奏乐,震天的锣鼓、轰鸣的法号声在湖面上回荡……
  “鱼把头”诵完祭湖词,手托酒碗,跪在一处冰洞前,高喊:“查干湖冬捕的大网醒好了,开始祭湖了,‘一祭万世不老的苍天!’”几名蒙古族姑娘走到松枝敖包前将手中的哈达系绕在松柏枝上,蒙古族青年将糖块、牛奶撒向天空;“再祭赐予我们生命的大地!”,几名蒙古族姑娘将手中的哈达系绕在松柏枝上,蒙古族青年再抛糖,向地面撒牛奶;“三祭养育我们的查干湖!”,喇嘛把酒和供品倒入冰洞中,将哈达放在松柏枝的敖包之上。所有人围着松柏枝敖包转三圈。
  
  随后,“鱼把头”带领着几位渔民,用冰镩在冰面凿开一个1米见方的冰眼,他手里的“抄捞子”在冰眼搅动,变戏法似地从湖里捞出了一条活蹦乱跳的胖头鱼,鱼在空中扭动,落在冰上又上下跳蹦。上秤,32斤,这是“开湖头鱼”,现场拍卖。
  人群顿时沸腾,随着“鱼把头”一声声鼓动,从1000元起拍,直到8888元落槌。
  拍卖结束后,身穿蒙古族服装的姑娘手托装有奶干、炒米的托盘走到渔工面前,“鱼把头”给渔工每人递上一碗。酒足饭饱,“鱼把头”和渔工在喧闹中飞身跃上马爬犁,一声响鞭,马爬犁渐渐消失在湖心……
  
  “鱼把头”老石
  
  为了第二天起早拍摄冬捕,我们决定住在查干湖边上的渔民家。和房东聊天得知,“鱼把头”就住在隔壁,我们求房东请他过来。
  不大一会,“鱼把头”石宝柱未了:1.75米的个头,头戴狗皮帽子,反穿着皮袄,手里拿着一个大烟袋,黑里透红的脸庞,流露出一种风吹雨打都不怕的刚毅。
  谈起冬捕,他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笑容:“我从16岁就开始当渔民,从拉套、走勾、打窜、跟网、二把头干起,1960年就当上了大把头(鱼把头)至今,不是跟你吹,冬季的查干湖到处是冰天雪地,湖水结冰厚达1-2米,我们在冰下捕鱼还能用网捕,大拉网有几百米长,要把网下到冰层以下需要熟练的技巧。选择地点十分重要,审视一下冰面的颜色,就知道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下网。冬季冰下鱼群聚集,用大拉网一次可以捕到成千上万斤鱼呢。”
  他装上了一袋烟,绘声绘色讲了起来。
  查干湖渔场冬捕队共有5组,每组有60多队员。负责全程指挥捕鱼的人俗称“鱼把头”。当“鱼把头”可得有两把刷子。冰上捕鱼看似简单的体力劳作,其实不然。那“镩冰”的、“走勾”的、“扭矛”的,“走线”的,“翅轮子”的,“跟网”的等一系列分工,都由“鱼把头”组织。
  聊了很久,他看了一下表,不好意思地说:“别听我白活了,明天我带你们去冬捕现场一看就明白了。”
  
  冰湖冬捕
  
  第二天天刚放亮,我们就来到湖边,借着微弱的月光只见冰面上出现了三套马车,驮着一群身穿棉大衣,头戴狗皮棉帽的渔民。坐上老石安排的马车,顶着刺骨寒风,在薄雾笼罩中我们奔向湖中心。
  约一个多小时后,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我们才赶到。
  跟着“鱼把头”老石,站在他选好的“入网口”,见他利落地用旗钎子在冰面上戳出一个长方形印迹,两个“镩冰的”随即凿出一个冰口子来。开凿的第一个冰眼为下网眼,再由下网眼向两侧各数百步,与正前方成70-80度,插上大旗,渔民们称其为翅旗。“渔把头”由翅旗位置向正前方再走数百步后,插上旗,渔民们称这种旗为圆滩旗,由两个圆滩旗位置向前方数百步处汇合,确定出网眼,插上出网旗,这几杆大旗所规划的冰面,就是“网窝子”。
  
  接着渔工们就你追我赶地忙碌起来了。由“打镩”的沿下网眼向翅旗处每隔约15米凿一冰眼,然后下一根20米长的穿杆。由“走钩”的渔民将一根系着水线绳,水线绳后面带着大绦,大绦后面带着渔网的穿杆插入冰下,用走钩将其推向下一个冰眼。“穿杆子”的牵着巨大的鱼网,透过冰面看下去,就像绣花针一样,巧妙娴熟地由一个网眼串到下一个网眼,“跑水线”的渔民拉着水线绳带动大绦向前走,直到2000米外的出网口,而这段距离要打上百个冰眼。
  这时,马拉着马轮子绞动大绦带着大网开始前进,后面是“跟网”的用大钩将网一点点放入冰下,并随时掌握网的轻与沉。大约五、六个小时,两侧网都已前进到了出网眼,整张网全部入水,严严实实地围住了冰层下面的水域。
  随着“渔把头”有力的号子声,挂满了冰霜的马匹拉动着出网轮,由96块网组成的一张2000多米长的大网,被缓缓地拉出水面,鲤鱼、鲫鱼、胖头鱼、鲶鱼争先恐后翻出冰眼,转眼之间在湖面堆起了一个个鱼垛。
  围观的游客和鱼贩子激动起来,他们尖叫着欢跳着奔向出鱼口。抢鱼的场面混乱起来,鱼贩们专挑20斤以上的大鱼捡到自己身后,就连坐观的游客,也忍不住抢上一条大胖头鱼抱在怀里等待过称。
  尽管现代捕鱼技术不断更新,但有这样一群人,对这种独特的渔猎文化、传统的人工布网和马拉绞网的古老捕鱼方式情有独钟,使这个塞北少有的“人类北方渔猎文化博物馆”完整地保存下来,真是令人感动。

相关热词:

上一篇: 地球素颜照
下一篇:苗疆道事
最新文章
乌药的作用与功效

时间:2020-07-04

灯心草的作用与功效

时间:2020-07-04

茴香的作用与功效

时间:2020-07-04

海蛎子的营养成分

时间:2020-07-04

结石哪些食物最好是

时间:2020-07-04

醪糟的功效与作用忌讳

时间:2020-07-04

查干湖冬捕

2014年12月29日11:05 编辑:www.cq67.com

查干湖冬捕】  一部电视剧《圣水湖畔》,使她蜚声海内外;一段远古历史传说,使她蒙上了神秘面纱……
  然而,查干湖最吸引人的却是古老原始的渔猎文化,这里保留着现今世上为数不多的远古渔猎方式。
  去年12月27日,我约了3位影友,一同从哈尔滨驱车前往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境内查干湖畔,亲眼目睹冬捕奇观。
  
  
  皇帝也爱查干湖
  
  查干湖,又名查干淖尔,蒙语意为白色圣洁的湖。碧野青岗,山水相依的地理环境造就了查干湖得天独厚、塞北江南鱼米之乡的自然景色,这里盛产68种鱼和虾类。千百年来,栖居在查干湖畔的人们,与查干湖一同演绎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壮美诗篇。
  查干湖有着深邃灿烂的文化底蕴,特别是渔猎文化历史悠久。
  进入冬季,当气温降到摄氏零下30多度,烟波浩淼的查干湖被凝固成偌大的冰块。平均深度只有2.5米的查干湖,湖面冰层最厚达1米多,鱼群被压在半米到1.5米的湖底,很容易就被大网兜上来。
  事实上,一千年前的辽金时期,这里就是天然渔猎之地。传说辽帝圣宗喜吃“冰鱼”,每年腊月,便率领家眷浩浩荡荡来到冰冻的查干湖面扎营。他常会命令仆人将帐篷里的冰层刮至薄如纸片,冰下游动的鱼清晰可见。吃饭时,便将薄冰轻轻击破,水中鲜活的鱼急不可待地跳出冰面,成为案上之物。历史上把这种捕鱼方式叫“春捺钵”。
  从圣宗至天祚皇帝,辽金帝王每年都要来这里巡幸渔钓,狩猎、凿冰捕鱼,在湖畔举行隆重的“头鱼宴”、“头鹅宴”。顺治皇帝也青睐这块风水宝地,还将他的外祖父母安葬于查干湖畔,并在墓前立下高大的石碑一忠亲王暨忠亲王贤妃碑,查干湖更加声名远扬。
  辽金时期的凿冰捕鱼法,后来与蒙古族的祭祀活动相融合,传至后人沿用至今。
  
  神秘的祭湖
  
  我们到达那天恰逢“祭湖·醒网”仪式。祭湖场面十分壮观还有几分神秘。
  按历代习俗,查干湖冬季捕鱼必须由当地德高望重的“鱼把头”主持仪式,祭祀湖神,唤醒冬网,奉拜天父地母。在开网眼的冰面上,摆放糖块,炒米、水果、奶干等供品,点燃香火、炭火锅,进行诵经祝辞,祝愿冬捕平平安安多出鱼。
  等我们挤进去,“鱼把头”早已在选好的冰面上布置好祭坛。祭坛两侧各设一根苏鲁锭,祭坛上摆放香炉,白酒、九炷高香和喇嘛诵经用的各种法器。祭坛前设置九处用来燃放圣火的“火撑子”,在九处“火撑子”前凿开一眼冰洞。
  随着“鱼把头”一声“祭湖、醒网”,仪式开始,手持法铃和圣水瓶的喇嘛吹起了海螺、牛角号,鼓乐队奏乐,震天的锣鼓、轰鸣的法号声在湖面上回荡……
  “鱼把头”诵完祭湖词,手托酒碗,跪在一处冰洞前,高喊:“查干湖冬捕的大网醒好了,开始祭湖了,‘一祭万世不老的苍天!’”几名蒙古族姑娘走到松枝敖包前将手中的哈达系绕在松柏枝上,蒙古族青年将糖块、牛奶撒向天空;“再祭赐予我们生命的大地!”,几名蒙古族姑娘将手中的哈达系绕在松柏枝上,蒙古族青年再抛糖,向地面撒牛奶;“三祭养育我们的查干湖!”,喇嘛把酒和供品倒入冰洞中,将哈达放在松柏枝的敖包之上。所有人围着松柏枝敖包转三圈。
  
  随后,“鱼把头”带领着几位渔民,用冰镩在冰面凿开一个1米见方的冰眼,他手里的“抄捞子”在冰眼搅动,变戏法似地从湖里捞出了一条活蹦乱跳的胖头鱼,鱼在空中扭动,落在冰上又上下跳蹦。上秤,32斤,这是“开湖头鱼”,现场拍卖。
  人群顿时沸腾,随着“鱼把头”一声声鼓动,从1000元起拍,直到8888元落槌。
  拍卖结束后,身穿蒙古族服装的姑娘手托装有奶干、炒米的托盘走到渔工面前,“鱼把头”给渔工每人递上一碗。酒足饭饱,“鱼把头”和渔工在喧闹中飞身跃上马爬犁,一声响鞭,马爬犁渐渐消失在湖心……
  
  “鱼把头”老石
  
  为了第二天起早拍摄冬捕,我们决定住在查干湖边上的渔民家。和房东聊天得知,“鱼把头”就住在隔壁,我们求房东请他过来。
  不大一会,“鱼把头”石宝柱未了:1.75米的个头,头戴狗皮帽子,反穿着皮袄,手里拿着一个大烟袋,黑里透红的脸庞,流露出一种风吹雨打都不怕的刚毅。
  谈起冬捕,他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笑容:“我从16岁就开始当渔民,从拉套、走勾、打窜、跟网、二把头干起,1960年就当上了大把头(鱼把头)至今,不是跟你吹,冬季的查干湖到处是冰天雪地,湖水结冰厚达1-2米,我们在冰下捕鱼还能用网捕,大拉网有几百米长,要把网下到冰层以下需要熟练的技巧。选择地点十分重要,审视一下冰面的颜色,就知道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下网。冬季冰下鱼群聚集,用大拉网一次可以捕到成千上万斤鱼呢。”
  他装上了一袋烟,绘声绘色讲了起来。
  查干湖渔场冬捕队共有5组,每组有60多队员。负责全程指挥捕鱼的人俗称“鱼把头”。当“鱼把头”可得有两把刷子。冰上捕鱼看似简单的体力劳作,其实不然。那“镩冰”的、“走勾”的、“扭矛”的,“走线”的,“翅轮子”的,“跟网”的等一系列分工,都由“鱼把头”组织。
  聊了很久,他看了一下表,不好意思地说:“别听我白活了,明天我带你们去冬捕现场一看就明白了。”
  
  冰湖冬捕
  
  第二天天刚放亮,我们就来到湖边,借着微弱的月光只见冰面上出现了三套马车,驮着一群身穿棉大衣,头戴狗皮棉帽的渔民。坐上老石安排的马车,顶着刺骨寒风,在薄雾笼罩中我们奔向湖中心。
  约一个多小时后,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我们才赶到。
  跟着“鱼把头”老石,站在他选好的“入网口”,见他利落地用旗钎子在冰面上戳出一个长方形印迹,两个“镩冰的”随即凿出一个冰口子来。开凿的第一个冰眼为下网眼,再由下网眼向两侧各数百步,与正前方成70-80度,插上大旗,渔民们称其为翅旗。“渔把头”由翅旗位置向正前方再走数百步后,插上旗,渔民们称这种旗为圆滩旗,由两个圆滩旗位置向前方数百步处汇合,确定出网眼,插上出网旗,这几杆大旗所规划的冰面,就是“网窝子”。
  
  接着渔工们就你追我赶地忙碌起来了。由“打镩”的沿下网眼向翅旗处每隔约15米凿一冰眼,然后下一根20米长的穿杆。由“走钩”的渔民将一根系着水线绳,水线绳后面带着大绦,大绦后面带着渔网的穿杆插入冰下,用走钩将其推向下一个冰眼。“穿杆子”的牵着巨大的鱼网,透过冰面看下去,就像绣花针一样,巧妙娴熟地由一个网眼串到下一个网眼,“跑水线”的渔民拉着水线绳带动大绦向前走,直到2000米外的出网口,而这段距离要打上百个冰眼。
  这时,马拉着马轮子绞动大绦带着大网开始前进,后面是“跟网”的用大钩将网一点点放入冰下,并随时掌握网的轻与沉。大约五、六个小时,两侧网都已前进到了出网眼,整张网全部入水,严严实实地围住了冰层下面的水域。
  随着“渔把头”有力的号子声,挂满了冰霜的马匹拉动着出网轮,由96块网组成的一张2000多米长的大网,被缓缓地拉出水面,鲤鱼、鲫鱼、胖头鱼、鲶鱼争先恐后翻出冰眼,转眼之间在湖面堆起了一个个鱼垛。
  围观的游客和鱼贩子激动起来,他们尖叫着欢跳着奔向出鱼口。抢鱼的场面混乱起来,鱼贩们专挑20斤以上的大鱼捡到自己身后,就连坐观的游客,也忍不住抢上一条大胖头鱼抱在怀里等待过称。
  尽管现代捕鱼技术不断更新,但有这样一群人,对这种独特的渔猎文化、传统的人工布网和马拉绞网的古老捕鱼方式情有独钟,使这个塞北少有的“人类北方渔猎文化博物馆”完整地保存下来,真是令人感动。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返回环境频道首页
Copyright ©www.cq6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传奇养生网  黔ICP备16005450号-4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Tags | 专题 |